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禾木火每 重生之商女王妃

本站2019-07-2628人围观
简介 太夫人能从细枝末节的只言片语里看出破绽,相较之下,自己太感情用事,不能冷静的面对事情。 不到一柱香,下人便回来了。 进屋禀道:“回老祖宗,白梅被汝南王妃杖毙了。 ”屋里一阵惊

禾木火每 重生之商女王妃

太夫人能从细枝末节的只言片语里看出破绽,相较之下,自己太感情用事,不能冷静的面对事情。 不到一柱香,下人便回来了。

进屋禀道:“回老祖宗,白梅被汝南王妃杖毙了。 ”屋里一阵惊叹,何太夫人摆摆手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下人垂手退下。 何太夫人看向众人,“看到了吧?这就是个局!静姐儿,你得强起来。

你若不强起来,就有人为你送命。

”吴静听到白梅被杖毙,只觉得浑身发冷,瑟瑟发抖起来。

唐仪察觉到她不对劲,伸手去扶她。 唐仪的手刚碰到她,吴静就倒了下来,惊得唐仪连连叫道:“静儿,你怎么了?”张素素立即上前将女儿搂在怀里。 何太夫人心痛的看眼晕过去的吴静,说道:“将她扶回去,歇下吧,请大夫来为她瞧瞧。 ”众人出手将吴静送回去。 太夫人出言将白如月留下,“月儿,留下来陪我说说话,静儿那边,让她们去忙吧。

”白如月点头应下,“好的,老祖宗。

”白如月边应着,还不放心的朝吴静离开的方向看看。 何太夫人看眼白如月,“小月儿不放心静儿!”白如月笑着点点头,诚实的回道:“嗯,我答应过外婆,往后要护着静姐姐。

”何太夫人点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经历了今儿的事,静儿应该会长大了。

静儿有你跟小荣儿护着,是她的福气。 ”白如月朝何太夫人欠身道:“静姐姐有老祖宗护着,才是福气,今儿老祖宗一席话,让月儿受益匪浅,感触良多。

”何太夫人慈祥的看着白如月,说道:“是吗?月儿有什么感触?说与我听听!”白如月想了想,正色说道:“月儿今儿在汝南王府,看到静姐姐哭,心就乱了。 接着说话做事全凭情绪作主,没有半分理智。

而老祖宗不一样,静姐姐进到屋里时,月儿从老祖宗眼里分明看到心痛。 可老祖宗却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冷静理智的教导静姐姐。

”白如月边说边观察太夫人的表情,见太夫人面带笑意的看着她。 接着说道:“就这一点,月儿学到了,便受益终生。 更别说老祖宗所教的那些做人做事的道理。

”何太夫人伸手拉起白如月的手来握在手中,温言道:“你这孩子,心思正,谦虚好学,重情义,嘴儿还甜。 不得不让人喜欢呀。 ”白如月抬起另一只手搭在太夫人紧握她的那只手上,乖巧的说道:“老祖宗就会夸人。

月儿哪有老祖宗说得那么好?而且,就算月儿有一点点优点,也少不了老祖宗这些年的栽培。 ”何太夫人脸上堆满了笑容,“不是我会夸人,你看看,别人对你一点点好都记在心里,挂在嘴边,任谁也会夸的。

”白如月朝太夫人眨眨眼,笑道:“从小到大,阿爹总教导月儿,要月儿做个知恩感恩,知恩图报的人。 月儿一家,在青城时,得三舅舅诸多的照拂。

来到京城后,月儿一家又得候府,得老祖宗诸多的照顾,月儿一家才有今日的样子。

月儿对老祖宗,对候府上下所有人心存感激,谢谢你们对月儿一家的帮衬。

”白如月说完,向何太夫人欠身致谢。

何太夫人欣慰的拍拍白如月的手,“月儿言过了。 你们一家能有今日的样子,不是因为我们帮助,而是你们一家人都很努力,你阿爹,阿娘,岩哥儿,力哥儿,小月儿,你们一家人齐心协力的结果。

对了,今儿将你留下,可不是要听月儿对候府一家如何感激,我是有事要与月儿商量。 ”白如月一听太夫人有正事,立即正色道:“好的,老祖宗你说,只要月儿能做到的,月儿定将全力以赴,在所不辞。

”何太夫人说道:“静姐儿心思单纯,性子绵软,这半年,在汝南王府受尽委屈,让我很心痛。 汝南王妃牛心左性,一时怕是转变不过来。

咱们得给那轴子寻些事儿,让她忙起来。

她忙起来了,便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折腾静儿。

静儿也趁此机会,好好学些手婉。 毕竟,未来世子承了王位,她将是汝南王妃,得做一座王府的当家主母。

当然,指望她在短期内立起来,做事有张有弛,有板有眼还不大可能。 月儿你多提点提点她,静儿脑子不傻,给她些时间,应该教得出来。 还有,汝南王府如今住着的那个朱家五小姐,不是个省心的,静儿斗不过她。 这事儿,咱们也得帮帮静姐儿。

”白如月点点头,“嗯,刚刚听下人禀,白梅被汝南王妃杖毙时,月儿就想到了,汝南王妃虽是嚣张跋扈些,却不是心狠手辣的人。 白梅被杖毙这事可以看出,朱晴的心不是一般的太狠,静姐姐跟这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实在太危险了。 太夫人的目光变得深邃,点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咱们得让静姐儿罩上厚厚的锦衣,确保她的安全。 发生了今日之事,世子应该有所防范。 但咱们不能将希望只寄托在世子身上,世子成天在外忙碌,府里的事,有顾及不到的时候。 咱们要做好防范,想法将朱五小姐逐出汝南王府。

这事儿,月儿,咱们得好好合计合计。

”白如月点点头,“嗯,这事儿,咱们都想想,然后再合计。

不能任这个毒囊留在静姐姐身边。

”太夫人点点头,“嗯,这事儿,咱们先从汝南王妃入手......”白如月与何太夫人商议一阵,才从何太夫人的院子里出去,往听雨阁走去。

到听雨阁,见大伙儿在外间坐着,问道:“静姐姐醒了吗?”李锦荣回道:“已经醒过来了,大夫在给静姐姐把脉,伯母在屋里陪着,让我们在外候着。 ”白如月点点头,一会儿,张素素陪着大夫从屋里出来。

大夫边走边说:“世子夫人无大碍,老夫给世子夫人开剂方子,调养些日子就好。 ”张素素连连道谢,将大夫送出听雨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