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创业故事)80后律师返乡创业做网农卖农产品

本站2019-06-1439人围观
简介(创业故事)80后律师返乡创业做网农卖农产品 为梦想、为家乡、为“三农”……何其艰,在站稳的难度并不亚于在城市,有人成功亦有人失败。 从“想”到“做”,从学校到大城市再到重新扎根生于斯、长

(创业故事)80后律师返乡创业做网农卖农产品

(创业故事)80后律师返乡创业做网农卖农产品

为梦想、为家乡、为“三农”……何其艰,在站稳的难度并不亚于在城市,有人成功亦有人失败。

从“想”到“做”,从学校到大城市再到重新扎根生于斯、长于斯的那方土地,“80后”网农江训才的返乡颇具代表性。

西分村距离鄱阳湖不到10公里,1998年洪水冲垮了圩堤,吞没了,10岁的江训才和一起目睹了整个过程。 此后,通过移民建镇,西分村整体搬到了地势更高的地方。 不少西分在瓦砾上种起了棉花、等旱地作物。

洪水让江训才离开了儿时的家园,也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振兴家乡的。

读初中时,教材上的一幅机械化作业的插图引起了他的兴趣:自己村的农田什么时候也能这么种?此后,做农业的想法在江训才心中一直未曾断过。 由于高考失利,大学阶段他未能如愿学习农林专业,但他在课外时间广泛阅读,涉猎领域从法学逐渐过渡到社会学,希望能在书里找到自己对农业的所有疑惑。

2012年,江训才大学毕业,虽然当时已经通过国家司法考试,但他决定放弃从事律师行业,一心追逐农业梦想。

没钱没人脉,只有自己这双手和脚下这片土地,经过认真分析,他决定从农业销售环节切入,先在北京一家农业公司工作。

2015年初,他再也按捺不住冲动,决定返乡。 这个时候,他在北京的月薪已从刚开始的两三千元涨到了上万元,即便到年底离职也能获得公司期权收入。 但他心意已决,当年5月份便回到西分村。

与江训才一同回村的还有两人。 一位是他高中同学周健武,毕业后曾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从事工作,一位是江训才在北京上班时的同事朱孜轩,从事产品形象。 三人注册成立“在地物产”公司,并把老家一栋青砖瓦房改造成简易工作室,平时吃饭工作都在工作室。

然而,事非经过不知难,乡建理想与现实之间仍隔着多重障碍。

之初,他们将发展策略定为“小步快跑、多做试验”。 梅干菜、干豆角、茄子丝、片……三人搜罗了一圈,把能想到的特色都拿到市场上去试探,但销售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虽然目前渐成趋势,但具体到每个个体,还是要面临不小的压力。

江训才说,对此自己有心理准备,但在一个熟悉的环境里,亲缘关系无形中会构成压力,特别是当事业发展较慢的时候,感觉有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 一边是梅雨季节,母亲每天披着雨衣辛苦地上千斤豆角,但另一边却销路不畅。 “是自己的事情,因为自己的无力而把整个家庭嵌入其中,这滋味很不好受。 ”江训才说,母亲很支持我,为此吃了很多苦,自己心里一度非常着急。

由于公司发展不顺,三人的合作一度较为疲软,甚至面临瓦解的危险。 是走还是留?去年夏季的一天,三人在村里后山的原野上掏心窝子分析总结,从早上八九点一直讨论到傍晚三四点,最后决定继续往前走,将梦想进行到底。

虽然西分村地处鄱阳湖区,但当地能叫得响的却并不多,产品需要挖掘,市场需要培育。 经历半年多的反思,他们最终从情怀式的蛮干回归理性,调整发展策略,专注黑产品,砍掉所有其他农产品。

“环鄱阳湖区是黑的重要区域,同时黑芝麻药食同源品质较高,在所有产品中卖得最好,溢价率高。 ”江训才说,自去年11月以来,通过销售芝麻糖、麦芽糖等黑芝麻系列产品,累计挣了10万余元,弥补了上半年的损失。

同时,他还积极组织西分青年发展俱乐部,将年轻人组织在一起交流,改善村里的基础设施。

一位有过品牌创建经历的赣籍企业家被他的激情所感染,有意投资100万元帮助其建设黑芝麻厂,今年春节期间双方正在商量合作事宜。

“我要为自己呐喊!一辈子能把这一件事做好,我觉得值了。 ”江训才解释说,机会要靠自己争取,做农业不能做得苦,要不然既不能吸引别人,也吸引不了自己。

江训才说,经历一年多摸爬滚打之后,今年预计销售比较稳定,正憋着一股劲把事业做好。 除了联合一起成立黑芝麻外,他们还打算与政府相结合,争取把西分村建设成鄱阳湖黑芝麻村。

更多的,小本,赚钱,请关注公众号cyegushi。 文章编辑:80后律师做网农要为自己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