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九百四十七章 一夕相守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6154人围观
简介 地府十殿,四殿阎罗飞出,朝着地府之外飞去,暂时卸下阎罗之责,回归界内。 神禁开启,四人身影飞出,消失不见。 阎罗王殿前,红衣阎罗看着天际离去的四人,沉默下来,一言未发。 相隔

第九百四十七章 一夕相守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地府十殿,四殿阎罗飞出,朝着地府之外飞去,暂时卸下阎罗之责,回归界内。 神禁开启,四人身影飞出,消失不见。

阎罗王殿前,红衣阎罗看着天际离去的四人,沉默下来,一言未发。 相隔不远,无常殿中,白衣女子走出,看着不远处阎罗王殿前的身影,美丽的双眸闪过点点光华。

“暮姑娘,你后悔吗?”不知何时,一抹倩影出现,轻声道。

“为何而悔?”暮成雪回头,看着身后天音阁首席弟子,平静道。

“你选择修炼太上忘情,忘却前尘,却又甘愿为他舍去百年光阴,你的每一个选择,都让我看不懂。 ”舞清影轻声道。

“修炼太上忘情是因为那时荒城需要第二位先天,至于舍去百年光阴”暮成雪目光看着天际消失的四人,平静道,“换做他们的任何一人,都会这样选择,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从前的事情,你记起来了吗?”舞清影问道。

“没有”暮成雪摇头道。

“太上忘情,会一点点剥夺你的记忆,越是刻苦铭心的事情和情感,忘记的也就越快,直到你成为一个彻底没有过去的人,你难道真的不后悔吗?”舞清影凝声道。 “不悔”暮成雪平静道,“忘记了,他会再讲给我听,这是我与他的约定。

”“你们两个,真是这个世间最奇怪的人。 ”舞清影轻叹道。 “不是我们奇怪,是天下人都期待完美的结局。 ”暮成雪神色平淡,道,“我知道,你们都希望我和他能走到一起,但是,往事不可能重来,即便重来,我们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有自己的责任,他亦有自己的承担,这个世间,并非只有男女情感而已,许多事情,同样重要。

”“你们真的很像。 ”舞清影面露感慨道,“既然你们都不后悔,那我便放心了,早些休息吧,此前之战,你们都消耗不小。 ”暮成雪点头,轻声应下。

舞清影最后看了一眼两人,没有再多言,转身离去。

阎王殿前,宁辰回头,看着不远处的白衣女子,微笑道,“出去走走?”无常殿前,暮成雪点头,应道,“嗯”一步迈出,身影掠过,来至阎罗王殿前,暮成雪看着身边男子,轻声道,“走吧。

”宁辰颔首,迈步朝前走去。

月下,两人并肩前行,偌大的地府疆域,广阔无垠,两人并没有太多话,安静而行。 阎罗王殿旁,一座偏殿中,女常静立,旁边,音儿端着一个点心盘一口一个地吃着。

凝视许久,女常回过头,看着身边丫头,微微一笑,这个丫头和知命几乎走得完全不同的两条路,天赋异禀,还经过凤血洗脉,不论天资还是修炼资源,都无人可及,即便不怎么喜欢修炼,百年间也迈入了踏仙境。 知命对这丫头,可谓宠溺至极,要什么给什么,加上阿蛮和暮成雪送的东西,这丫头身上的宝物,着实多的谁都比不了。 “音儿,你头上的簪子在哪得的?”女常微笑道。

音儿闻言,点了点头,从头上摘下金簪,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应道,“这是宁辰在西仙域抢的,我看着好看,就朝他要过来了。

”女常接过金簪看了看,又给身边丫头重新插在了头发上,轻声道,“音儿,这个金簪,是西王母贴身之物,曾威震四大仙域,甚至可以比拟诛仙四剑,只是现在被封印了大部分力量,无法发挥所有能为,此物千万要好好保存,切莫遗失了。

”“嗯”音儿使劲点了点头道,“这是宁辰给我的,丢了他会骂我的”女常轻笑,道,“你不调皮,他可舍不得骂你,现在还有你暮师娘为你撑腰,他就更不敢说你了。 ”“嘻嘻”音儿闻言,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道,“女尊,听说,当年你不小心差点把宁辰的寿元耗尽,怎么回事啊?”“此事说来话长。

”女常轻声道,“当初神州大劫之后,你师父生命本源耗尽,我本想在他死之前,用搜魂术得到生之卷的修炼方法,帮我突破至踏仙境,但那时你师父三魂不全,记忆凌乱,迫不得已,我只能倾尽长陵资源,救活你师父,并帮他修复三魂。

”“然后”女常看着远方的红衣身影,继续道,“你师父便欠了我一个救命之恩,承诺用生之卷功体来换,所以,我便把他带到长陵禁地,以禁阵助他重新修回生之卷功体,不曾想,禁阵之中,你师父的寿元消耗得出乎意料的快,在我剥离了他的功体后,他的寿元也随之耗尽了。 ”音儿听过,心惊胆战道,“怎么解决的?”“北原天音阁”女常平静道,“天音阁中有一座音轨,可以沟通天地大道,借助此物,天音阁主便拥有常人没有的能力,甚至,帮人续命。

”“好厉害”音儿面露羡慕道。 “凡事有得到,便有付出。

”女常轻叹道,“音儿,你可知道,为何天音阁主会答应帮助你师父续命?”“不是女尊你前去相求的吗?”音儿疑惑道。 女常轻轻摇头,道,“再好的交情,也抵不过百年光阴,是暮成雪,用自己的百年自由,换取了天音阁主替你师父续命百年,此事,我一直瞒着他,所以,你师父也一直不知道。 ”音儿闻言,眸子一震,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如今百年已过,暮成雪也重获自由,此事便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不过,他要不问,你也没必要主动告诉他。

”女常轻声道。

“嗯”音儿用力地点了点头,道,“暮师娘真好,我以后一定好好听师娘的话。

”女常轻笑,道,“暮成雪一向面冷心热,不论她修炼了什么,忘记了什么,她的本性都不会改变,第一次见面,她便愿意将自己的行之卷送你,也算是爱屋及乌吧,虽然忘记了,但是,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真的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

”远方,清冷的寒月下,两人的背影越来越长,百年分别,一夕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