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爱思·新标准教育】13岁少年锤杀父母案:曾写作文赞颂亲情归案后如何处置再成难题 联欣作文网

本站2019-06-10157人围观
简介 【爱思·新标准教育】13岁少年锤杀父母案:曾写作文赞颂亲情归案后如何处置再成难题※发布时间:2019-5-297:27:55※发布作者:habao※出自何处: 又见少年弑亲!2019年第一天

【爱思·新标准教育】13岁少年锤杀父母案:曾写作文赞颂亲情归案后如何处置再成难题  联欣作文网

【爱思·新标准教育】13岁少年锤杀父母案:曾写作文赞颂亲情归案后如何处置再成难题※发布时间:2019-5-297:27:55※发布作者:habao※出自何处:  又见少年弑亲!2019年第一天,湖南省衡南的一则协查通报,引发焦虑——这距离湖南沅江12岁少年弑母案,不过才一个月。   据衡南县警方通报,经机关初步核查,犯罪嫌疑人罗某出生于2005年(现年13岁),系三塘镇初一在读学生。

12月31日18时40分许,因家庭纠纷用锤子先后将其母亲谭某某(现年45岁,系先天性弱智)、父亲罗某某(现年51岁)锤伤后,逃逸现场。 经全力抢救,田凤山简历伤者谭某某、罗某某因伤势过重死亡。   有从湖南衡南县渠道获悉,事发后嫌疑人罗某曾用其父亲的身份证购票前往云南大理。 1月2日下午,衡南警方在云南大理将其抓获。   办案介绍,目前初步预测疑因家庭纠纷导致案发,“他(罗某)的家庭比较特殊,他的母亲和姐姐有先天性弱智。

当时在场的2人已经死亡,他在逃。

他姐姐当时在家,后来找家里亲戚反映,随后亲戚报案。 ”  同时也有不少网友表示,此案中未成年人父母的行为很可能受到了前段时间“湖南12岁男孩弑母”案件的影响。

  此案中,不仅12岁男童母亲且毫无悔意的行为,另外此案的判决结果也引发社会的激烈讨论:由于男童吴某只有12岁,还未达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因此被并返回学校继续上学。 不少网友认为,正是这样的处理结果给其他未成年人带来了错误的示范和暗示。   目前,嫌疑人已落网。 挪威戏剧家易普森的名作《玩偶之家》里,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罗拉走后怎么办?”这样的问题同样适用此案:到13岁的嫌疑人之后,又该如何?  我国《刑法》,14周岁以上,需要对、抢劫等严重刑事犯罪负刑事责任,而14周岁以下是绝对不承担刑事责任的,哪怕他犯了锤杀父母这样的枭獍,他也是不用承担刑事责任的。

  1个月前,湖南沅江12岁男童重归校园,引发家长,最终被带离原定点监护,就曾引发一轮又一轮的讨论。 而如果这次当地警方最终确定13岁少年弑亲成立,那社会又要面临同样的问题:该如何处理这样的问题少年才能安抚的焦虑,让社区恢复安全感;在不实施刑事处罚的情况下,如何对孩子进行充分的教育和,让他明白自己的“”严重,必须……  13岁的少年按法律不用承担刑事责任,不代表这样的凶手没有危害性。

法律是社会的稳定器,也是安全最终的保障。 仅在湖南,仅在2018年12月,就接连发生两起14周岁以下少年弑亲的个案,这也提醒我们,必须要正视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犯罪的问题,不能再将其视为“特殊情况”,而应该提出系统性的解决方案。   《刑法》明确了“教养”制度:“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教养。 ”事实上,“教养”很大程度上已经名存实亡,多省份根本就没有合适教未成年人的场所,有的省份连工读学校也所剩无几。

  可接二连三发生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孩子弑亲的惨案,已敲响了警钟,也对法律空白点、痛点拉响了“警报”。 相对于网络上求未成年人的,我们该关心的,应是如何重新构建未成年人犯罪的事先防御、事后、社会、特殊教育的体系。   一个月内接连发生未成年人父母的恶性案件,这让不少网友再次:下调未成年人犯罪入刑年龄。   近两年,有关“是否应该下调未成年人犯罪入刑年龄”的讨论一直在进行。

针对《未成年人保》是否应该进行调整的问题,社会观点则分为两派。

  部分“从14周岁降低至12周岁”的学者指出,我国现在儿童辨认和控制能力有较大提高,部分施害的未成年人在作案时展示的辨识能力、发育程度甚至超过一般成年人的水准,因此入刑年龄应该下调。

  而另一部分人认为,光靠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仅不能有效控制犯罪,而且可能制造出更多严重犯为,因此应从其他方面入手干预未成年人犯罪。

那么,世界如何处理未成年人犯罪?是否值得我们借鉴?  在俄罗斯,未成年人刑事诉讼政策的基础在于未成年人法庭的运作。

早在1910年就成立了第一个未成年人法庭,其工作重点是将未成年人的制裁与惩罚迅速转移到教育和恢复方面。

此外,俄罗斯法律,只要未成年人在的期限内没有重新犯罪,即取消刑事前科,目的在于预防新的犯罪发生。   在,对于较重但已经且态度较好的未成年人,警方会将其交送给未成年人改过会。

改过会专门聘请在社区内有而且具有专业知识的人士兼职担任调查官,来对未成年人的犯为进行调查并制定处罚措施。

只有情节非常严重且拒不的犯罪者,才会在法庭进行判决。

普遍的处罚方式是进行社区服务令,目的是让孩子真正的意识到违法对于整个社会造成的困扰问题。   针对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有专门的《青少年法庭法》和《少管所法》或者说是《青年年法》等法律。

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可被依法6个月到5年的,送入少管所接受,少管所通常有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负责对其进行思想教育,让其学会。 最重要的是接受职业技能方面的培训以便出去之后能够尽快的重新融入社会,避免因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而再次犯罪的道。   短时间内接连发生的两起未成年人恶性犯罪案件,不仅造成了两个家庭的悲剧,更给社会带来极坏的影响。 让违法者付出代价,才能有效遏制未成年人犯罪现象。 更为关键的是,任何对于未成年罪犯的惩罚,也都应是以教育和为最终目的。

如何更好的处理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我们仍需探索。

  文章来源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