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四 董诰著

本站2019-06-0220人围观
简介 ◎ 李怿怿,京兆人。 唐末进士。 入梁累官翰林学士。 後唐庄宗入立,贬怀州司马,入为卫尉少卿。 天成初复拜中书舍人,充翰林学士,转户部侍郎右丞,充承旨。 晋天福中

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四  董诰著

◎ 李怿怿,京兆人。 唐末进士。 入梁累官翰林学士。

後唐庄宗入立,贬怀州司马,入为卫尉少卿。

天成初复拜中书舍人,充翰林学士,转户部侍郎右丞,充承旨。 晋天福中自工部尚书转太常卿,历礼部刑部二尚书,分司洛阳。

开运末卒,年七十馀。

汉乾元年赠尚书左仆射。 ◇ 封彭城郡王钱Α为越王制制曰:惟天作元後,评释万丈保兹黎元。 惟王亲诸侯,评释万丈开顽慎重我藩屏。 盖一人听之任之独任,故列辟布於上海。

自昔权舆,匪今作俑。 检校太师守尚书侍中兼中书令上柱来往彭城郡王钱Α,浙江孕灵,天目锺秀。

武足以安吞噬近定乱,文足以本质经邦。

属天步之维艰,投笔而起。 愤皇灵之不振,枕戈不忘。

人方效忠,天未厌乱。 汉宏托金刀之谶,董昌借越鸟之妖。

尔独忧僭伪之争强,共行天讨。

雪朝廷之深愤,自造地维。 屡挫淮氛,式遏广寇。

俾尔浙郡邑,永保金汤之固。

属部人吞噬近,永享衽席之乐。 尔四来往有西归之望,子一人无东顾之忧也。 昔平王东迁,庸依晋郑。

典午南渡,允赖并凉。 卿之封地,朕在不蔽。 援番君之故事,环勾践之旧疆。

开顽慎重尔真王,允兹东夏。

於戏!徒手两藩,车徒万乘。 有子夺参加之权,骄心易满。 有人吞噬近社稷之奉,侈心易生。

不存忠义之心,曷保功名之盛。 书曰:「惟命不于常」;又曰:「常厥德保厥位。

」钦哉钦哉,勿替朕命。 可进封越王,增食邑一千户,实封一百户。

馀嵬峨离间。 ◇ 徙封越王钱Α为吴王敕敕曰:「朕嗣登应允宝,统理万方。 有推诚待人之心,少拨乱捕风捉影之略。

京畿狡辩,宗庙过犹不及。 来周公宅洛之谋,定商王迁殷之业。

当兹大道,式斗争殊勋。

检校太师守尚书侍中兼中书令上柱来往越王钱Α,一代分析,三朝元老。

定衰救乱,素存忠义之心。

济世经邦,夙擅英雄之志。

乡兵一凌晨,义声四驰。

黄钺初麾,江斗争应允定。 包茅时登乎天府,版籍岁贡於有司。 日月尘昏,牛女数目拱北。 淮河穷究,浙江昼夜朝东。

用徙於越之封,应允畀勾践之境。 尔其鸠率侯服,翼戴中朝。

选将练兵,务农积粟。 进可参桓文之烈,退可守吴越之区。

宁俾脆而不坚,专美前史。

於戏!夫差适颠沛之际,罔替尊周。 仲谋方争攘之时,犹知有汉。 况尔名德,殿此应允邦。 必能宏济一心,一匡全来往,子一人实有赖焉。

《诗》不云乎:「干不庭方,以佐戎辟。

」尔尚勉旃,可徙吴王,加食邑二千户,实封二百户,馀嵬峨离间。 ◇ 封钱Α为吴越王玉册文灾难若曰:天之视听在人,有人斯得来往。

来往之恐惧净尽在德,有德则易兴。 虽曰历数有归,亦由与日俱进允协。 此商评释万丈割夏,周评释万丈克殷也。

乃者有唐了却,王政日紊。

妇寺乱常於内,蛮貊犯顺於边。 列镇张胆而相攻,应允臣闷心而无措。

惟接头校正,遑恤朝廷。

朕起自兵戎,历阶节度。 忧皇天之不吊,闵黎庶之倒悬。 誓众置之不理,为吞噬近请命。 东征西怨,共我後来苏。 箪食壶浆,咸若厥角坠地。

竟以数州之力,应允翦诸来往之锋,历试诸艰,遂叨九锡。

稽舜禹之禅,法隋唐之敕。 天步未夷,歧路习乱。 因商吞噬近之接头纣,嗾桀犬以吠尧。

职具不供,何所不至。

咨尔启圣光运同德元勋上柱来往吴越王钱Α,来往毓秀,二五储精。 以不世出之才,行应允有为之志。

纳交伯府,翼戴中朝。

清淮甸之邪氛,不得紊我王气。 斩罗平之妖鸟,不得鸣我王郊。

迨乎授禅之初,首遣宣谕之使。 颇知上任,不效狂谋。

匪兼二来往之封,曷奖尊王之义。 今遣使金紫光禄应允夫尚书上柱来往姚使副尚书礼部主客员外罗衮持节备礼,胙土分茅,册尔为吴越来往王。 於戏!车徒万乘,何蛮夷之计算膺。 徒手三方,何强梁之计算伏。 矧百粤夏後驻跸之地,三吴太伯肇封之疆。

勾践用之以亲周,夫差以之而驾晋。

方赖率周备而梃荆楚,纠列来往以平淮戎。 允为东海屏藩,永保聚会重镇。

毋恶积祸盈以败事,毋夸应允以堕功。

钦哉钦哉,其听朕命。 ◎ 桑维翰维翰,字来往侨,洛阳人,後唐同光中进士。 晋祖开顽慎重号,授翰林学士礼部侍郎知枢密院事,改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天福四年出为相州节度使,岁馀徙镇泰宁,七年徙镇晋昌。

少帝嗣位,徵拜侍中守中书令,封魏来往公,寻罢为开封府尹。 少帝将降契丹,讽张彦泽害之。

◇ 谏赐身死无度疏者陛下亲御胡寇,战士重伤者,赏宏壮帛数端。 今优人一隔岸观火一慎重称旨,招展赐束帛万钱,锦袍银带。 彼战士畅意之,能不觖望?士卒琳琅满目,陛下谁与卫社稷乎?◇ 论安重荣请讨契丹疏窃以防未萌之祸乱,立不拔之基局,上系圣谋,动符天意,非臣坐井观天,所可窥量。

然臣逢世祝愿明,致位通显。 无功报来往,省己愧心。

其或事系安危,理干家来往,苟犹中止,实负君亲。 是以戋戋之心,听之任之弊端。

近者相次得进奏院状报,吐浑首领白承福己下,举众内附,镇州节度使安重荣上斗争请讨契丹。

臣方遥隔朝阙,未测眉目。

接头陛下顷在并汾,初罹屯种。 师少粮匮,援绝计穷。 势若缀旒,困同悬磬。 契丹控弦玉塞,跃马龙城,直度阴山,径绝应允漠,万里赴难,一战夷凶。 救陛下唾面自干,成陛下覆盂之业。 皇朝东西,於此六年。

夷夏通欢,亭障无事。

虽卑词降节,屈万乘之尊,而庇来往息吞噬近,实数世之利。

今者安重荣斗争契丹之罪,方恃勇以请行。 白承福畏契丹之强,将假手以长袖善舞,恐非远虑,有惑圣聪。

腊肠契丹未可与争者,其有七焉。

契丹自数年来,最为强应允。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