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韩国瑜有票房,但不能成为国民党主流

本站2019-07-1049人围观
简介 韩国瑜真正的敌人其实是自己 吴三桂这个人在中国历史上的名声并不是很好,是个屡次背叛自家主子的人。 前半生的他还算是清醒,在天下大势巨变之前能够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但是后半生的他可是

韩国瑜有票房,但不能成为国民党主流

  韩国瑜真正的敌人其实是自己  吴三桂这个人在中国历史上的名声并不是很好,是个屡次背叛自家主子的人。 前半生的他还算是清醒,在天下大势巨变之前能够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但是后半生的他可是糊涂的紧,他对于形式的判断连身边的一个谋士都不如。   吴三桂帮助清王朝打下天下之后便被封为平西王,镇守云南。 此时的吴三桂就是一个独立在外的小朝廷,云南当地的土皇帝。

原本这样的生活也不错,但是年轻的康熙皇帝越来越觉得三藩势力太大,削藩对于康熙皇帝来说是迟早的事情。   在康熙皇帝准备削藩的时候,吴三桂主动上表请求撤藩,吴三桂身边有个叫做刘玄初的谋士,再三劝谏吴三桂不要这么干,他看的出来年轻的康熙皇帝是铁了心要削藩了,吴三桂这么做就等于是给康熙皇帝一个台阶下,正好让皇帝找借口撤藩。

一旦撤藩,吴三桂就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但是吴三桂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即便是自己上表主动要求撤藩,康熙皇帝也不会答应。

云南这个地方没了自己根本没人能守得住。 但是没想到康熙皇帝居然批准了吴三桂的请求。 结果就是逼着吴三桂造反了。   吴三桂造反之后,这个叫做刘玄初的谋士又给吴三桂出主意了。

他告诉吴三桂大明灭亡还不算太久,很多老百姓还是很思念朱明王朝的。 所以最好能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帜来造反,也可以找一个明朝皇室的后裔来辅佐,这样的话造反就是名正言顺了。

但是吴三桂可是不愿意,如果这么做的话,自己辛辛苦苦造反打江山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了。

  吴三桂在两次关键时刻都没有听取谋士刘玄初的意见,结果就是兵败身死,还留下了千古骂名。

  韩国瑜也一样,他头等重任是镇住高雄,不是去选什么总统!!!  韩国瑜的影响力及于高屏台南云林,主要支持者是农渔工普罗阶级大众。   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是韩国瑜的当务之急。   台湾是地方派系与财团治国,立法院大部份是这两势力包养的。   没有自己的地盘与势力,既使当选了也是党派的傀儡。

  在老共的默许帮助下,韩国瑜或许将成为台湾农渔民的共主。   韩国瑜真正的敌人其实在国民党内,让柯文哲当选,等于借刀杀人,铲除了所有的国民党老太阳(反动势力),为韩将来领导国民党革新开了条大路,柯文哲分化英派新潮流与独派,民进党也将从根本上分裂,这才是一石三鸟之计。   可惜韩国瑜政治大头病发作,经不起老太阳与身旁鸡犬之辈的劝进,访美之后正当要以舍我其谁之势黄袍加身之际,才知老太阳们早已安排了一个程咬金扯他后腿,正如韩夫人所言,如同背后插刀。   赔了夫人(高雄)又折兵(诚信),  韩国瑜中了削藩之计,正如其老长官柯文哲所言,「太沉不住气了」!  要说韩国瑜既然已上贼船,那就当义无反顾,以破釜沉舟之势勇往直前才对,台湾民心思变掀浪潮正在发生  强劲的“韩流”,显示岛内民众对两党政治恶斗相当不满,对现今的两党政治正在丧失信心,岛内的这种政治现实,  “韩流”已经迅速扩散至岛内南北,“韩粉”在全台相对的普遍分布,成为韩寻求更广阔政治空间的基础。

  此时此刻韩国瑜当与柯文哲趁势结合在一起,推倒蓝绿高墙,带领长期被蓝绿压迫的台湾人民揭竿起义,彻底革新翻转台湾权贵密室党政风气之才对,但是我们的韩先生又退缩了,既捨不得党的资源,也欠缺登高一呼的勇气,优柔寡断个性被政敌们看破手脚,如韩先生自我嘲讽所言,现在是任督二脉不通,搞的2020参选名不正言不顺。

  韩国瑜在两次关键时刻都没有做出正确决择,结果是不是兵败身死,会不会留下了千古骂名,只能交给历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