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一宠到底:总裁的闪婚萌妻》第1章 他满足不了你

本站2019-07-0431人围观
简介 婚房。 身着红色古典婚服的女人躺在床上,精致的小脸泛着不正常的红色。 赵梦初半睁开眼睛,浑身发热,大脑中仿佛有无数只蚂蚁被热锅烧得胡乱的爬。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钳住了她的下巴

《一宠到底:总裁的闪婚萌妻》第1章 他满足不了你

婚房。 身着红色古典婚服的女人躺在床上,精致的小脸泛着不正常的红色。 赵梦初半睁开眼睛,浑身发热,大脑中仿佛有无数只蚂蚁被热锅烧得胡乱的爬。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钳住了她的下巴,男人冷讽:“为了钱,赵家把你嫁给废物也愿意?”赵梦初感觉对方的手冰凉得让人忍不住靠近,她无意识的蹭了蹭,舒服的喟叹一声,从口中发出的声音却不自觉变成了细碎的低、吟。

“呵。

”男人冷笑一声,甩开她,“可惜江伟那个废物,钱和性,哪方面都满足不了你。 ”“混账!混账!不许动她!咳……咳咳……”夹着嘶哑咳嗽声的暴喝声响起,男人像是才注意到床上还有个人似的,冰冷的薄唇勾起了一丝微笑:“生气了?”他收回手,朝着身旁的人弯下腰。 深邃的视线不带一丝感情的从对方苍白难看的脸色上扫过,最终盯着某处,笑道:“如果不打强心剂,你这废物东西还能用?”“江云泓!你……你给我滚出去!不许出现……呕咳……”又是一声冷笑,江云泓单手十分不敬的拍了拍男人的脸:“别挣扎了,留条命。

”他眯着眼睛,眼神没有任何情绪,冷冷的看着对方垂死挣扎的模样。

他从小被江家领养。

江伟早年把自己的身体糟蹋坏了,江文珠就听了旁人的话从孤儿院找了个孩子当义子,指望可以将自己儿子的病气过给他人。 江云泓从小被当替死鬼养着,到如今,江伟要死了,江文珠这个当家的不甘心,还妄想留下江家的子嗣以防他继承家业。 可事实,他却比任何人都要有资格站在这里。

江云泓笑出了声,笑意冰凉彻骨:“你这身体,一次估计就得上西天,都是江家人,不如我替您?”江文珠在新婚之夜给江伟打强心剂,想要就此一搏。

可江伟这副废躯哪儿还经得起折腾,苟延残喘的江伟早己没了余力,面色潮、红的他已经快要被药物腐蚀完最后一丝意识。

“滚!滚出去!”江伟的眼睛瞪大,双眼布满血丝,死死的瞪着江云泓,他的五指紧抓真丝床单,划出几道刮痕。

漆黑幽深的瞳孔缩了缩,江云泓勾出满意的笑容,抬手一勾,身上的浴袍便轻而易举的落在了地上。

他凑近对方,低声呢喃:“看仔细了。

”“畜生!”江伟看着他探下身,薄唇清晰的落在粉嫩的嘴唇上,江伟浑身发抖,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来——来人!来——”江伟愤怒的吼叫,却一声比一声虚弱不堪。

江云泓扯了扯嘴角,薄唇落在修长的脖颈,冷淡的余光轻轻扫过江伟痛苦的脸色。

江云泓低头看着不停往自己怀里蹭的女人,眼神微暗。

身下的女人皮肤很白,脸上却挂着异样的潮、红,显然是被下了药。 她穿着喜红的衣服更衬得肤白如雪,身上散发出一股温柔清甜的香味,不断的诱人去尝尝。

江云泓黝黑的双眸颜色逐渐加深,俯下的薄唇刚擦过赵梦初的耳垂,就听见身边的人一个急促的尖叫,便没了动静。

江云泓冷眼看去,床边的江伟瞪大着眼睛,身体僵硬,竟然没了气。 “没用的东西。

”江云泓低嘲一声,眸色渐暗。 江文珠当年夺走了本该属于他父母的一切,以后,他都会一点一点的要回来。

翌日。

赵梦初在梦中睡得正熟,争吵哭闹的声音从不远处钻进耳朵,尖利的叫声落在耳旁,紧跟着她便被人直接从床上揪了起来。 猛的睁开眼,惊吓过度的赵梦初刚站起就和面前的女人打了个照面。 女人头发精致的盘着,一张脸却哭得一塌糊涂,狠厉的盯着她仿佛要把人吃了。

房间里面站了一圈的人,一个个嚎啕大哭的围成一圈。

赵梦初吓懵了,大脑一片空白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突然,江文珠揪着她衣衫不整的衣服,厉声哭道:“杀人偿命,把她给我抓起来!”两个佣人扑上来按住赵梦初,赵梦初尖叫一声,慌乱的问道:“你们是谁?”江文珠双眼通红泛着红血丝,一巴掌挥向赵梦初,刺耳的声音响起:“你这个杀人凶手!给我抓走!”赵梦初直接被这一巴掌打懵了,她捂着脸,白皙的小脸上血红的五掌清晰可见。

她嘴唇微张,目露惊恐:“你们到底是谁?”她不过是睡了一觉起来,为什么本该在赵家的自己,却到了这陌生的地方,更被说成是……杀人凶手?赵梦初不服软,使劲挣脱钳制,站了起来,余光却在扫见床上的另一人时,不自觉倒抽了口凉气。 那人一双眼睛大睁,赤、裸直挺的躺在床上,看那样子,像是早就已经凉透了。 赵梦初眼睛都不会转了,她吓得手指僵硬的指着床上的男人,惊恐的拼出了一句话:“死……死人了?”一室安静,没有人回答她。

赵梦初看着大家的目光,猛然惊醒自己是从一张躺着死人的床上醒来的。 她受不了的尖叫一声,跳着躲到了沙发后面,惊吓过度的双眼慌乱的盯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到处都是红色的布置,甚至不少家具上贴了‘囍’字。 看起来像是婚房的布置。

赵梦初口干舌燥,紧张得呼吸困难。

谁能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没来得及多想,赵梦初已经被人抓了出来压在地上,江文珠尖利的指甲刮在赵梦初的脸上,她阴狠的盯着对方:“送去警局!我要你们赵家一家都完蛋!”“你们要干什么?不是我干的!放开我!”赵梦初吓得口不择言,不停的挣扎起来。

“不是你干的?”江文珠掐着赵梦初的脖子,厉声吼道:“阿伟昨天还是个活生生的人!这才过了一晚,就死在了你的床上,你跟我说不是你干的!”“救命!救命啊!”赵梦初大叫:“你们这是犯法的!放开我!”“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