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一八零六章 葫芦剑盾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86人围观
简介 咚……伴随着破霄枪灵的话语,那座山峰出现异动,有着战鼓之声传出,整个山峰涌动光华,却是呈现无数种光彩,散发着无比惨烈、诡异的气息。 山峰之上,笼罩的云雾也是稀薄,呈现出其中的一些景象。

第一八零六章 葫芦剑盾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咚……伴随着破霄枪灵的话语,那座山峰出现异动,有着战鼓之声传出,整个山峰涌动光华,却是呈现无数种光彩,散发着无比惨烈、诡异的气息。

山峰之上,笼罩的云雾也是稀薄,呈现出其中的一些景象。 “那不是瀑布!?”秦墨瞪目,终是看清了山峰上那条瀑布的真面目,竟是一根断裂的银骨,无比庞大,其中有着骨髓在流淌,呈现一片银色,如同是飞瀑直垂而下。 银骨银髓!这情景太诡异,使得秦墨惊异不定,那样庞大的断骨如同一座小山,可以想见断骨的生灵是多么巨大。

难道是巨人族!?秦墨心中骇然,在所认知的种族中,唯有巨人族的骨头可能有这么庞大,并且,那种银骨银髓,也唯有超凡的种族才拥有。 此时,鼓声越发响亮,有着磅礴无边的杀意袭来,震得秦墨、晁破霄身躯一阵颤动,这鼓声竟是针对神魂而发。

若非是青金神焰的护持,两人都未必能够承受得住。

“师尊是对的,我的神魂并非天生超凡,难以抵挡第二关的魔音。

”晁破霄叹息,回忆其师尊对他的教诲,而后沉声喝道:“不过,正因如此,我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与墨小兄弟一起,誓要破关,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言语之间,一股磅礴而坚韧的枪意勃发,使得秦墨感到一种激昂,这位天骄人物确是超凡,或许正是有这样的执着,才有了这样惊世的成就。

此刻,秦墨也是心绪激荡,不仅因为晁破霄的武志,也是因为一旦闯过此处,破霄主峰的至宝就能到手,无论如何也要搏一搏。

终于,两人迈步上前,越过那道人形身影,进入那座山峰中。

“这两个小子,有些地方很相似。 可惜,这少年出生太晚,若是在远古时代末期,六道之战爆发前来此,或许一切都会改变,主人也不会那样陨落……”破霄枪灵喃喃自语,身形消失,化为烟尘消散。 ……咚咚咚……进入这座山峰,一切的景象变幻,山体消失,无数光华流转,仿佛置身于一个光辉璀璨的空间中。

可是,一声声战鼓传来,却是震人心魄,令得秦墨气血浮动,差点站立不稳。

“这是什么鼓声,如此可怕!?”秦墨惊呼。 旁边,晁破霄也是神情凝重,他的修为虽是无比高绝,但是,正如他自己所说,其神魂并非天生超凡,对于这种震神鼓声,也是没有太好的应对之策。

“这是精擅神魂的超级强者,所催动的震神鼓,唯有神魂资质超凡的强者,才能够抵御。

”晁破霄皱眉,却是束手无策。

能让破霄门开山祖师称之为超级强者,必是其同阶的大高手,远远超出了秦墨的境界。

精擅神魂之技的武者,乃是比阵道师更可怕的敌人,其攻势防不胜防,在同阶之中,可谓是无可匹敌的存在。 至于秦墨虽有青金神焰,但是,犹如鸿沟的境界差距,是无法依靠天赋神魂来弥补的。 突然,四周光华乱涌,一阵鼓声袭至,竟是化为无数染血枪芒,从四面八方疯狂刺来。

这样的攻势无比可怕,纯是针对神魂而发,令人心胆欲裂。 秦墨闷哼,在这样可怕的威压下,已是七窍渗出鲜血,一滴滴鲜血落下,却是并未坠地,被丹田部位吸收进去。 嗡!丹田中,那只剑葫芦产生异动,确切的说,是剑葫芦上的那颗宝石出现异动,将一滴滴鲜血吸收引导过去。

“这颗碎裂宝石在吸收我的鲜血?”秦墨为这情况所震惊。 始龙之地,那恐怖存在送的这颗碎裂宝石,有着无比神秘的力量,却是难以发掘出来。

秦墨曾试过很多次,也是无法成功开启这颗宝石的力量。

现在,吸收了一滴滴鲜血后,这颗宝石竟是明亮起来,其中喷涌一股浩荡之力,注入剑葫芦中。

下一刻,剑葫芦抖动,葫芦嘴绽放光辉,射出两道剑芒,透体而出,化为两道剑芒护罩,护持着秦墨、晁破霄。

咚咚咚……无数枪芒席卷而至,撞在这一重剑芒护罩上,皆是被锋锐剑气斩碎。

这种剑芒护盾,就如同剑形的盾牌,攻防一体,能将任何攻击斩成粉碎,无物不斩,就算是神魂方面的攻势也一样。 “这是剑藤上结得剑葫芦!?”晁破霄很吃惊,盯视着秦墨,好似第一次认识这少年。

“剑葫芦催发的葫芦剑芒,竟是如此厉害!”秦墨实则更加吃惊。

对于剑葫芦这件宝物,秦墨跻身武主境之后,除去平日以真罡、剑意温养,平素不太放在心上。 因为,那一截剑藤也提及,这个剑葫芦若要彻底长成,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即便是秦墨凝成完整的开天剑魂,也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 何况,按照秦墨的估量,就算剑葫芦彻底长成,其威力也未必能达到大陆级神器的程度。

再算一算那样漫长的时间,秦墨自是不会太关注。 现在他才明白,剑葫芦喷射的葫芦剑芒,防御力竟是如此可怕。

听到晁破霄问及剑葫芦的由来,秦墨并没有说那座万年大墓,只是说得自一截剑藤,一直温养在体内,没想到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墨小兄弟,你的运气真是好!那一截剑藤的下落,曾经引发了绝域各大势力的激战,想不到却被你落得好处。

”晁破霄这般惊叹。

秦墨闻言,心中跳了跳,晁破霄所说的绝域各大势力激战,自是指远古时代。

那一截剑藤,竟是在远古时代就存在,却又被葬在万年大墓中,这又是怎么回事?想及那座大墓中,剑藤所在的那个岛屿,其原本的主人也必定是惊天动地的强者。

按照秦墨后来推断,绝不是一位武主那么简单,至少是达到皇主的层次。

当即,秦墨没有犹豫,问及关于那一截剑藤的种种事情。 他知道这样的机会太难得,关于剑藤的由来,后世已是太难追寻,唯有经历过远古时代的晁破霄,能够给出一个答案。

“传说,那一截剑藤的母体,乃是古幽大陆开辟之前,纵横六大界的一位巨头种下的。 ”晁破霄这般说着,担心秦墨不知巨头的存在,还解释了一番。 难道是第八巨头!?秦墨目瞪口呆,几乎可以肯定是那位第八巨头,唯有这位存在能够纵横六大界。

其余巨头皆是受限地界,无法随意出世。

远古时代,关于那截剑藤的母体,有着种种的传说。

其中最可靠的一种说法,那棵母体乃是存在【六道轮盘】中,用以开辟六大地界的通道,维系【六道轮回】的正常运转。 “【六道轮盘】?需要那棵剑藤母体来维系?”秦墨诧异问道。 “你小子还是年轻,什么都不知情。

”晁破霄摇了摇头,以前辈老大哥的口吻,道:“当初就是因为【六道轮回】出现了损坏,由各大地界的巨头出面,邀请一位神秘巨头出手,才开辟了古幽大陆,用以缓解【六道轮盘】的压力。

”什么?!秦墨不禁失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