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给我吊起来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70人围观
简介 陈济川回去后,将余子游的一番话对林延潮他们叙述了一番。 众人都是大笑,陈行贵道:“他娘的,没料到余子游还有这一手,果真男人没脱下裤子前,嘴里都跟蜜似的。 ”黄碧友道:“与他同窗这么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给我吊起来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陈济川回去后,将余子游的一番话对林延潮他们叙述了一番。

众人都是大笑,陈行贵道:“他娘的,没料到余子游还有这一手,果真男人没脱下裤子前,嘴里都跟蜜似的。

”黄碧友道:“与他同窗这么多年,还没想到他这么不要脸。

”林延潮道:“好,既是余子游入了套,咱们按着布置着来。

济川,你安插在刘员外家的人,可靠吗?”。 陈济川点点头道:“可靠,以前都是过命的弟兄,这刘员外临了五十娶了个十五六岁的小妾,老夫少妻也就算了,偏偏那小妾又美又浪,喜欢勾引年轻俊俏的后生。

刘员外心底也明了,整日就和防贼一般防着人。 他家里养着十五六个壮汉,若是有年轻后生敢与他小妾说话,逮到了就打个半死。

”林延潮点点头,心道这余子游既要效仿尾生之行,我让你知道什《无》《错》么是尾行!四月朔日。

古田会馆里。 油灯下,余子游手捧着一本书在读,但心底一直静不下来。 三日后就府试,但是他一直就是读不进书,心底仿佛有一双素手在那扰拨着。

他也知不能如此,但偏偏看到书页上,就是徐长君如酥的鸽#乳,盈盈堪握的小脚。 这时打更声响起,余子游差点从桌上跳起。

他走到屋边,朝窗外看了一会,自言自语道,这个点兄长大嫂,断然早已是睡下。 当下余子游穿戴好行头,轻轻地推开院门,然后走出了会馆。

因为是朔日,星月无光。 街道上是一片漆黑。

这是城外不是城内,夜间没有兵丁巡逻,唯有几个更夫晃悠。 余子游一路小心地行着,避开了更夫,来到了与徐长君约定的地方。 但见青楼的后门紧锁,但前院却是十分热闹。

这里他早就是轻车熟路了。 他心底想。 今日得了徐长君的人后,回去就安心读书,林延潮已是中了秀才了,还位列岁试一等,自己这一次又没害成他,真是失策,若是自己今年再不中秀才,如何与父兄交代。

转而余子游又想起一会如何温存。

他自小虽被父兄约束的读书,但也偷偷亵玩过几个丫鬟。

想起男女之间的妙处,心底燥热。 此刻余子游焦急的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陡然间余子游发现眼前一亮,前方一位手持宫灯,披着月白色大氅的女子,正婷婷立在桥上。 虽是只是背影,但却见得身姿婀娜。

一声君儿姑娘差点从余子游的口中喊出。

但见那女子没有回头,而是用手招了招,再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余子游当下会意。

不敢轻慢。

而对方轻启莲步,向桥下走去。 余子游亦是跟着对方脚步一步一步而行。

夜深寂静无人,余子游听得自己的靴子沙沙作响,于是他把靴子脱下挂在肩上。 看着前方佳人的背影,余子游恨不得立即将她搂进怀中,但是又按捺住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 佳人唾手可得,一会儿对方任由自己采摘。

还有得逃吗?见对方带着自己转进一处偏僻的委巷中,余子游顿时心道,君儿还真是冰雪聪明,知是青楼里人杂,故意挑着这么一处僻静的地方来和自己幽会。

余子游色胆包天。

昂然跟在对方身后。 这时但见君儿姑娘走到一园林的偏门前,整个人没身进去。 余子游顿时心底一热,抢了几步跟了进去。

入了偏门后,四面一片漆黑,佳人不知去了何处?余子游不由心焦,低声唤道:“君儿?君儿?你在哪里?”四周寂静,无人应他。

余子游此刻心底丝毫不惧,反是一笑道:“美人儿,到现在还来戏我,哥哥我想你想得好苦。

别躲了,到这儿来,让哥哥我疼一疼。 ”余子游又唤了几声,不由移步去寻,脚底却踩到了石子,疼得他直咧嘴,才记起自己没穿靴子。

余子游心底情#欲如沸,见佳人不见,不由咬牙切齿,咯咯有声。 顿时余子游脱下他温文尔雅一面,粗暴地道:“快出来,不然一会有你好看。 ”“臭**,给老子滚出来?”四面依旧是无人回应,一阵冷风袭来,将余子游身上吹得一凉。 他忽然想起,自己被一个女人引来,此刻不知身在何处,心里才有些慌了。 突然但听数声又急有促的犬吠!一名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怎地?这后门为何没有关紧?”又一人道:“不会是进了贼人吧!”“快,我们去搜!”当下数根火把点起,余子游惊慌失措,想要脚底抹油。 后门既是不能去了,只有爬墙一途,余子游来到墙边,却见抬头就是一丈高墙。

余子游心底暗暗叫苦,却听得一旁脚步声越来越近。 于是余子游也是顾不得了,纵身往墙头上攀去。

“什么人,给我拿下!”余子游听了一咬牙,双手使劲摁住墙沿,但听滋滋两声自己的袖子给刮破了,蹭着到了墙尖上的石砾,双臂鲜血淋漓。

但余子游又惊又怕下,竟然丝毫不觉得痛。

“在这里呢,给我下来!”余子游身子已是半过了墙了,忽一脚被人抓住,从墙上拽下。 余子游从一丈高墙上摔下,顿时跌了个七晕八素。 这时火把晃眼,在余子游面前一照,当下一人骂道:“娘的,一看此人唇红齿白的,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小白脸深夜来此,还能干什么好勾当。 ”余子游吓得魂都没了道:“我是来……”啪!余子游才开了口了,就吃了一个重重的耳刮子。 打他的人孔武有力,余子游顿时牙齿就掉了两颗,满口是血。 余子游捂住脸,又惊又怕又怒,大骂道:“你可知我是谁?信不信我办了你们?”回应余子游的是一顿拳打脚踢。

余子游弯着身子,护着脸,被打得嗷嗷直叫,吃不住当下才求饶起来。

一名大汉道:“娘的,这小子就是贱,不打不老实。 ”“另一人没见过这不要脸的,先吊起来,等老爷发落!”说着一名大汉往一棵老槐树上缠了根绳子,将余子游双臂反捆在树上吊了起来。 (未完待续……)第一百九十三章给我吊起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