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470章 暴雨冲不净的血腥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145人围观
简介 “轰隆隆……”暴烈的雷声不断地在天地间响。 雨越下越大,到最后完全成了瀑布似的暴雨。 一道道光剑似的扭曲闪电横跨天际,在瞬间撕裂天幕,将偌大空间映得一片闪亮。 电光消失,天地

第470章 暴雨冲不净的血腥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轰隆隆……”暴烈的雷声不断地在天地间响。 雨越下越大,到最后完全成了瀑布似的暴雨。

一道道光剑似的扭曲闪电横跨天际,在瞬间撕裂天幕,将偌大空间映得一片闪亮。 电光消失,天地间再次陷入了黑夜似的阴暗。 “骑士大人,我已经在联系附近的军事基地了,他们很快就会发射驱云弹,预计十朗钟左右雨就会停。

”低空悬停的突击舰上,一道讯息传递到了塞西骑士的耳中。 塞西置若罔闻,仍旧微眯着眼仰望着仿佛压在头顶的铅云。 “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看了一眼越来越焦躁不安的暴熊,负责战术制订指挥的近身扈从忍不住问了一句。 “战争已经爆发了。 ”估计一级警戒命令已经传达到了诺斯恒星系的每颗星球,塞西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沉声说了一句。 “战争爆发了?”那个扈从微微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的他不禁大吃一惊。

“发现目标!”“数量太多了!”“请求支援!”根本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更多的声音在通讯器材中响了起来。

“嗖”地一声,塞西骑士一跃间就骑在了暴熊的肩上。 “吼!”人立而起发出一声几乎压过了雷声的嘶吼声,身高达到了五米左右的暴熊猛地向前一扑。

“蓬!”地面上积蓄的雨水被踩的激溅开来,四肢着地的暴熊撞碎了漫天的密集雨帘,声势惊人地冲了出去。

“大人,a5号区域……”操纵着机甲迅速地跟上了暴熊的脚步,那个扈从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神经控制单元在智脑上查出了求救的区域。 不过他的话说到一半便停止了。 根本不需要刻意的提醒,远处纵横交错的粒子光束和激光射线已经指明了方向。 “轰轰轰……”暴熊越跑越快,甚至将机甲都抛在了后面。

站在它肩膀上的塞西骑士伸手从后背抽出了一柄足有手掌宽的大刀。

不知是使用了特殊的材料还是饮了太多的鲜血,那雪白锃亮的刀身上。

一抹淡淡的血线在闪电光芒的映照下,仿佛在游走一般诡异。 十几公里的距离,几乎就是转瞬即至。

还没到达战场的中心,看清了一切的塞西瞳孔遽然收缩,心跳仿佛都停止了。 生命检测仪器仍旧没有发现人类以外的任何生物存在的迹象,而就在塞西的视线中,一只只或大或小的狰狞怪物,在黑暗中疾速穿梭的它们根本就是不计其数。

“嘶……”一声声尖锐的嘶鸣声穿透雨帘。

带着一股狂暴凶残的气息响起。

“吼!”秉性本来就狂躁的暴熊咆哮声不绝,四肢猛一撑高高跃起来,厚实而有力的巨掌高高仰起,冲着一只正面扑过来的怪物暴击过去。 “嘶……”暴熊和人类眼中的怪物——异形,那只信使的它在半空看似不可能地扭了扭腰,在避开熊掌猛击的它,涎水雨水不住滴落的嘴巴微微张开了。 比闪电还要迅疾,哪怕只是最小的信使,它的内巢牙弹射而出的速度,几乎超过了人类的眼睛所能捕捉的极限。 一蓬血花在暴雨中绽放开来。 当暴熊的巨爪被信使的内巢牙击破时,前者暴躁的嘶吼声变成了愤怒的咆哮。

血盆大口猛地一探,暴熊直接就朝在它眼中不起眼却轻易伤到了自己的小东西咬了下去。

看似仿佛是已经做到了极致。

那只信使竟然在瞬间速度都慢了几分。

避无可避的它,直接就被暴熊咬中了。 铡刃般的巨齿猛地一合,愤怒的暴熊就将那只看起来自己蹿入了它嘴巴中的信使咬碎了。

下一秒,重重砸落在了地面的暴熊身躯微微一僵。

变了调的嘶吼声响起,暴熊就像是吞噬了一口融化的通红铁水一样,血盆大口极力撑开的它,那丑陋的面孔上满是痛苦的神情,却是拼命地喷吐起来。

已经被咬碎的信使,那残破不全的尸体被暴熊喷了出来。

然而它那恐怖的腐蚀血液。

却已经流在了暴熊的口中。

沾上就融,挨上就化。

无论暴熊的利刃。 或者它的舌头,只要沾上异形的血液全都被腐蚀了。

可以拥有一身不惧刀剑攻击的肤甲。

甚至可以抵挡一定程度的激光射线攻击。

暴熊再怎么厉害,却无法将柔软的舌头或者口腔练得跟肤甲一样坚韧。 特别是在它不可避免地吞咽下异形的血液后,在它的食道被融穿后,当异形的血液开始在它的体内器官上肆虐时,那极致的痛楚让暴熊彻底地崩溃了。

巨爪伸进口中,暴熊竟然伸手将自己已经看不出原本形状的巨舌扯断了。

伸手拼命在嘴里掏出,可体内烈火灸烤般的痛楚根本减轻不了分毫,失去了理智的暴熊完全疯狂了。 一个翻滚将身边几乎被异形爬满的机甲撞翻了,暴熊一巴掌将一只倒霉的信使扇飞开来,站起来的同时,它那粗壮的后肢却是将机甲驾驶窗踩碎了。 机甲内的驾驶员完全还没弄清楚状况,就被他想象中的援兵踩成了肉泥。 疯狂地嘶吼,暴力地冲撞。

七窍流血痛苦不堪的暴熊固然重创甚至杀死了几只异形,然而被它误伤的自己人却也不少。

当暴熊的痛苦变成了愤怒时,塞西的愤怒已经转变成了恐惧。

高能机甲和热武器的攻击,他的那些战士扈从固然杀伤了不少异形。 鬼魅似的扑击。

疯狂的嘶咬。 尾刃的攒刺。

犀利霸道的内巢牙弹射。 再加上更恐怖的血液腐蚀。 异形带那些战士的伤亡更加显著。 从他赶到战场,不过短短的几息间,这一队近百的战士,只剩下二三十个还在苦苦支撑。 而这二三十个战士无一例外都驾驭着机甲,每个机甲的身上也无一例外附着更多的异形。

覆灭,只是迟早的事情。

然而这些,并没有让神经钢丝一样坚韧的塞西感到恐惧,真正让他恐惧的是暴熊的重伤。

一起征战了不知多少年。

塞西与他的战宠一起击杀了无数的敌人,无论鳄人或者不同行星上的狩猎,他和暴熊都或多或少地受过伤,但无一例外最终都取得了胜利。 但今天的一切超出了塞西的想象,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这世上什么怪物的血液竟然具备如此恐怖的腐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