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故事,是布满灰尘的城墙

本站2019-08-11190人围观
简介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熟悉一座城,梦里仍然是它的好,它的美,甚至不如意的过去,也成了怀念的理由,说好不再归来,不再怀念,莫名间又回到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都说不肯忘记,是因为心里

故事,是布满灰尘的城墙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熟悉一座城,梦里仍然是它的好,它的美,甚至不如意的过去,也成了怀念的理由,说好不再归来,不再怀念,莫名间又回到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都说不肯忘记,是因为心里藏了一段过去,一个人或是一丝牵挂,不必刻意铭记,处处皆是无法替代的眷恋,随心而行,所到之处尽是曾经来过的地方,随缘而走,一路皆是心里熟悉的场景。 是我浅薄的经历,是我简单的生活,还是我乐于平淡的心态,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供己回味不忘,没有浪漫的邂逅可以终身记着,总之,没有那么多的故事,可以在百年古城的沧桑前,画上悲情亦是温馨的一笔,任游人品头论足,任未曾到访者增添些许憧憬,任优雅的收藏者,装裱在大气的框架上,附庸风雅的气场。

只想趁着年轻,趁着没有许多俗事困扰之际,重新在千人留下的脚印上,踏上厚重的一脚,在匆匆的人群,留下我急匆匆的身影,我不知它们的来处,它们自然也不晓得我的归时。

站在它的面前,我只是一个落魄的书生,不着奢侈的艺术气息,不着高尚的欣赏品质,甚至不带一滴点的诗骨画韵,只那么不安的走进繁华的街道,穿过热闹的商铺,躲进一处幽静的小巷。 着一处宽厚的护栏,听细碎的柳叶,垂打身旁的风,细微的发出柔柔的声音,闻绽放的花朵,幽幽的散发缕缕清香,看清澈的溪水,挽着水草不舍的离开。 阳光洒落在落叶上,不知是否只有传说中的一米,也不知夹带着怎样的忧伤,还是欢乐的神情,只那么满足的任其照着,嘴角不经露出微微的笑容,不去思考它的来源,它的归处,它的用心,既然萍水相逢,何必留下太多的消息,太多印象,太多我们无法把握的东西,就随心一瞬,或记或流,不必如此着迷,无需深怀不忘。 不去矫情的打扰它的安静,更不去大声呼喊,求温悦的幸福好充沛于心,安静是你能给予的回报,你的一切荣誉,与岁月沉淀的沧桑相比,根本不必提起,你的傲人才华,与古时的能人恰手相较,根本不值一提。 若我是深爱绘画的人,着一支笔,把一瞬的美景,带进纸里带走,若我是爱好拍照的驴友,咔嚓它的容颜,定格在狭小的屏幕上,以此回忆走过,若我是浪漫多情的诗人,可以优化你的美,你的好,升华你的一切,引你走进朦胧的诗句,可惜,我什么都不是。 只能以一颗通透的心,幻想着许多我无法理解的事儿,只能以一支暗淡的笔,着写看到、听到、闻到的所有,把它们装在我小小的纸页上,委屈得让它们随我熬过一生,思索一生。 百年后,有人突然发现那一张泛黄的纸页,看到那些不清不楚的文字,恍然有些感悟,重新踏上我的路,不浮躁,不求利的走进它的怀抱,感受它的所有,可能流走的时光,带走了它的曾经,我看到的他未必能看到,他看到的我未必有幸见识,然而,藏在魂里的东西,哪怕经过多少年华,该有的始终总会存在。 溪水幽幽,沿着时光的脚步,宠辱不惊的走着,郊外的野道旁,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静静地坐在树荫下,悠闲钓着鱼。

风划过水面,层层涟漪,阵阵涌过,往事在时间的河流间,探着头走过,又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