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关于小学语文学习的思考和实践

本站2019-07-05111人围观
简介 有所谓的思辨性作文。 他的意思是,思辨是议论文写 作的题中应有之意,没有思辨的议论文是不可想象 的。 这一点真是切中肯繁。 事实上,我在使用“思辨 性作文”这个概念

关于小学语文学习的思考和实践

  有所谓的思辨性作文。 他的意思是,思辨是议论文写  作的题中应有之意,没有思辨的议论文是不可想象  的。 这一点真是切中肯繁。

事实上,我在使用“思辨  性作文”这个概念时候,更多强调的,是近几年来上  海卷命题给人带来的一种新的努力,它试图改变过去  议论文写作的诸多根本性的偏差一一热衷于宏大话题  与抽象概念的泛泛之论,热衷于写作技术与修辞技术  的训练,结果把作文搞成了凌空蹈虚的道德口号,大  而不当的人生讨论,抽象虚无的哲学玄想以及矫揉造  作的造势煽情。 唯独独缺乏的,恰恰是最应该有的说理  与思辨。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认为,上海卷正在引导议论  文写作回到它本来的功能:说理与思辫。 没有说理与  思辨,那就失去了议论文写作及其教学的意义。 这  点,才是上海卷的意义所在  议论文是用来说理的,这是议论文写作的出发点。

作  为一种文体,议论文当然也有其他功能,比如可娱  乐,可审美,可炫耀技艺,可表现个性与风雅,但基  本功能,亳无疑问还是说理。

而且,其他功能的实现  也须依托于“说理”这个特性。

  说理与思辨是议论文的基本功能,这个断言并不会有  太多人反对。

问题在于,一旦进入教学,一旦涉及考  试,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比如,某些意不在讲理而着  力于炫耀所谓的文采、气势或技法的议论文,在考试  中往往能得到阅卷者的原谅甚至欣赏。 还有一种观  点,准确的说是一种忧点:强调说理,会不会影向文  章的文采、气势与技法?他们的看法是,强调说理,  必然要强调具体的分析与论证,文采与技法失去了用  武之地,而文章的审美趣味与艺术品位就会因此而受  到影响。

持这种看法的人很多。 这种膜拜空洞的文采  与技法的“文人情结”,已经成为一种深层无意识,盘  踞在一些语文教师的心中,根根深蒂固,难以撼动。 在  我看来,这恰恰是议论文写作教学上必须突破的一个  观念瓶颈。 议论文是说理的文体,说一千,道一万,  说理才是硬道理。 有了“说理”这个根基,文采、气势  和技法才是有意义的,它们给“说理”插上了翅膀,可  谓锦上添花;缺少了“说理”这个根基,所谓的文采、  气势与技法就成了华丽而无聊的装饰,甚至可能走  向“说理”的反面,成为掩饰、包装或贩卖歪理邪说的  手段。

在议论文写作教学中,不将功夫用在说理上,  却挖空心思地编织所谓的富有文采与气势的语句,或  者炫耀富丽繁华的技法,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背离了教  育的本来意义。

  就我的经验和观察,议论文写作的教学效率之所以低  下,与这种无视“说理”的文体功能密切相关。

学生对  议论文的文体功能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矢知:缺  乏“说理”与思辨的概念。 写来写去,却不知为何而  写;议来议去,却不知怎样把“理”讲清,这样的写作  缺之真实的任务,既不能激活学生的思维,也不能调  动他们的生活积累,效能之低下几乎是必然的。 相  反,如如果抓住“说理”这个牛鼻子,在“说理”这个具体  任务的驱动下,学生的情思与积累就可能被激活,他  们就会主动地寻找各种资源来建构他们的论证,在真  实的写作体验中,获得写作能力的提升。   在这样的理念下,我们再来看议论文命题和上海卷的  意义。 什么样的命题算是好的命题?引导学生开展具  体的说理与思辨,让正确的废话、无用的套话、美美丽  的空话、高大上的假话都失去用武之地,这就是最基  本的标准。 上海卷在这个方面是值得肯定的,在我看  来,这也是它的深远意义之所在。

  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  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 这种“被需  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请  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   题目提到了“需要”与“被需要”两个概念,但写作的要  求则聚焦在“被需要”上。

“被需要”的心态人皆有之,  既然人人都有,那么抽象地谈论“被要”,意义其实  不大。

仔细想想,“被需要”未必真的就能显示自己的  价值,狼狈为奸、沆瀣一气算不算互相需要?我我看有  老师写所谓的“下水作文”,说一旦“被需要”成为我  的“需要”,我就成了一个高尚和纯粹的人。

这个判断  显然是有问题的。 被被谁需要?被贪腐分子需要?被恶  人需要?如如果你满足于被邪恶的力量所需要,那岂不  是堕落!  关键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看被什么人需要  (谁),被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内容),在何种情况  下被需要要(环境),等等。 如如果不从这些具体情况出  发做具体分析,泛泛而论地鼓吹“被需要”,写出来的  文章一定是空洞的,也是经不起推敲的。 题目要求考  生谈谈自己的“认识”与“思考”,就就是鼓励考生能从具  体情况出发,结合个人的生活经验、社会实践和理性  思考,来表达自己的理解与态度。

  “需要”与“被需要”的关系是复杂的,不能一言以蔽  之。

自己需要的,未必是被人需要的;被人需要的,  未必是自己需要的;自己需要别人也需要的,未必合  乎社会的价值与道德需要;若仅仅关注我的“需要”  就成了自我中心;若仅仅关注“被需要”,就会失去了  自我,这些都会带来认知的偏差、价值的错位和实践  的落败。

  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一直伴随着这种“需要”与“被需  要”的矛盾沖突,这就是个体的认矢知、理理念与社会环  境的冲突。 冲突促进个体的反思,带来认识的飞跃  恰恰是在这种冲突中,青少年才能认识自我是社会  促成自己的成长与发展。

  显然,上海卷关注的也是青少年成长与社会的关系,  但这个要求是隐性的,不像全国一卷和北京一卷那样  显眼而已。   应该说,此题的审题难度不大,但写好实属不易。 登  堂容易入室难,恰恰是一个好的高考写作命题的基本  条件。

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上海卷近几年的探索也值  得点赞  总而言之,说它是个好题目,就在于它设置的内在的  沖突与矛盾(需要与被需要的矛盾),迫使考生不得  不摆脱那些泛泛而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具体说  理的过程中,展展示自己的思辨性与批判性。 靠靠记诵几  篇范文,靠排比、比崳的技巧轰炸,靠名言名句的堆  砌,是万万写不出有深度、有新意的好文章。 我我相  信,闶卷老师的眼睛是明明亮的。

  有了真问题,才有真思考与真判断。 上海卷,期待您  有更大更多的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