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驾鸾凤以上游兮,楚辞《九叹·远游》原文、译文及赏析

本站2019-06-0319人围观
简介 悲余性之不成改兮,屡惩艾而不迻。 服觉皓以殊俗兮,貌揭揭以巍巍。 譬若王侨之乘云兮,载赤霄而凌太清。 欲与六合参寿兮,与日月而比

驾鸾凤以上游兮,楚辞《九叹·远游》原文、译文及赏析

  悲余性之不成改兮,屡惩艾而不迻。

  服觉皓以殊俗兮,貌揭揭以巍巍。

  譬若王侨之乘云兮,载赤霄而凌太清。

  欲与六合参寿兮,与日月而比荣。   登昆仑而北首兮,悉灵圉而来谒。   选鬼神于太阴兮,登阊阖于玄阙。

  回朕车俾西引兮,褰虹旗于玉门。

  驰六龙于三危兮,朝西灵于九滨。   结余轸于西山兮,横飞谷以南征。

  绝都广以直指兮,历祝融于硃冥。

  枉玉衡于炎火兮,委两馆于咸唐。

  贯澒濛以东朅兮,维六龙于扶桑。

  周流览于四海兮,志升降以高驰。   徵九神于回极兮,建虹采以招指。

  驾鸾凤以上游兮,从玄鹤与鹪明。   孔鸟飞而送迎兮,腾群鹤于瑶光。

  排帝宫与罗囿兮,升县圃以眩灭。   结琼枝以杂佩兮,立长庚以继日。

  凌惊雷以轶骇电兮,缀鬼谷于北辰。   鞭风伯使先驱兮,囚灵玄于虞渊。

  遡高风以低佪兮,览周流于朔方。   就颛顼而敶辞兮,考玄冥于空桑。

  旋车逝于崇山兮,奏虞舜于苍梧。   济杨舟于会稽兮,就申胥于五湖。   见南郢之流风兮,殒余躬于沅湘。   望旧邦之黯黮兮,时溷浊其犹未央。   怀兰茝之芳香兮,妒被离而折之。   张绛帷以襜襜兮,风邑邑而蔽之。   日暾暾其西舍兮,阳焱焱而复顾。   聊沐日以斯须兮,何骚骚而自故。

  叹曰:  譬彼蛟龙乘云浮兮,  汎淫澒溶纷若雾兮。   潺湲纠葛雷动电发馺高举兮。   升虚凌冥沛浊浮清入帝宫兮,  摇翘奋羽驰风骋雨游无限兮。   「译文」  可悲我忠直的赋性不成改变啊,虽然屡遭冲击也死守不移。   我披服众芳艳丽鲜明分歧凡响啊,我自愿高远巍然充塞六合。

  愿像仙人王乔乘云驾雾啊,驾起红云飞翔翱翔在太空。   愿与六合同寿长寿无期啊,与日月同辉齐放亮光。

  登上昆仑山北向天门啊,众仙人齐来参见接迎。

  在北极遴选忠正的鬼神啊,与我从玄阙山同登天庭。   失踪转我的车驾向西行啊,高举虹旗直驱玉门山顶。   驾起六龙奔跑在三危仙山啊,召西方众神灵齐会九曲水滨。   让我的车驾绕过西山啊,横度飞泉谷向南奔行。   穿越都广山野一向向南啊,经过海神祝融的驻地朱冥。   回转车驾绕过年夜火山啊,我在咸池两次驻马暂停。   穿过鸿蒙之气向东去啊,到东海扶桑树上拴六龙。

  我遍行全国漫游四海啊,我上全国地驰驱飞翔。

  召九天神灵集会天中啊,高树彩旗指示四方神灵。   乘驾鸾风向上飞翔啊,牢牢跟随玄鹤和鹪明。   孔鸟飞舞交往迎送啊,群鹤飞集在北极之星。   排开帝宫和天苑啊,登上悬圃眼花断魂。

  系结玉枝增添佩饰啊,太阳隐没再升起长庚。

  乘惊雷追逐奔逸的闪电啊,把害人的百鬼锁在北极星。   驱逐风伯让他前面开路啊,再把玄帝暂囚禁在虞渊中。

  迎着高风在高空盘桓啊,我要把北方漫游遍行。   我向颛顼帝陈说衷情啊,再到空桑山考问玄冥。   转过车头再驰向崇山啊,再至苍梧山向舜帝奏明。

  驾起杨木轻舟来至会稽啊,向伍子胥问道在五湖之中。

  看见楚国窳败的政治和恶俗啊,我自沉沅湘死守峻洁的品行。

  望故乡一片昏暗不明啊,世道杂乱混浊方兴未尽。   怀抱兰草白茝一派芳香啊,反遭奸人妒忌被摧残残落。

  君王张设绛帷何等鲜明美好啊,然政风衰颓正好自蔽圣聪。   敞亮亮的太阳西山隐没啊,余光闪灼还想高照当空。

  暂且趁此年光游戏片霎啊,可愁思如故宝贵欢情。   尾声:  就像那水中蛟龙,腾云驾雾飞升啊,在彤云里浮游,纷然如雾一片蒙蒙啊。   蜿蜒纵横如水流,雷鸣电闪,飞向高空啊。

  飞上天空,弃去混浊乘清风,进入帝宫啊。

  摆龙尾振双翅,乘风驾雨,翱翔太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