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三百四十九章 舍人帮帮忙司礼监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109人围观
简介 能被称为“帅”,又姓麻,除了麻贵外,良臣想不到第二人。 而那个“杨总兵”,如果良臣的历史没记错的话,说的应当是被时人称为不世出的名将,却被麻贵砍了脑袋的杨元了。 听杨镐的语气,再看

第三百四十九章 舍人帮帮忙司礼监最新章节

能被称为“帅”,又姓麻,除了麻贵外,良臣想不到第二人。 而那个“杨总兵”,如果良臣的历史没记错的话,说的应当是被时人称为不世出的名将,却被麻贵砍了脑袋的杨元了。 听杨镐的语气,再看王维栋的反应,似乎他们说的是当年的南原之战,而王维栋就是随杨元一起逃出来的几十个明军之一。

说起南原之战,实是一场血战,此战以明军惨败,近乎全军覆没落幕。

但此战,非战之过。

万历二十五年,准备充足的丰臣秀吉下达了再次侵朝的命令。 十二万日军,分左右两路向朝鲜扑来。

左路军统帅、日本第一军军长小西行长亲率四万九千人攻打全罗道重镇南原。

右路军统帅、日本第二军军长加藤清正则率六万五千人,进攻全州。 明军在南原的守军只有三千五百人,守将就是杨元。 全州的明军守军也只有两千五百人,守将陈愚衷。 而朝鲜方面,因为漆川梁海战水军被日军伏击全军覆没,根本没有军力配合明军作战,只召集了一千多朝鲜兵帮助守卫南原城。 双方兵力的巨大悬殊,注定明军不可能打赢,但是杨元在收到日军大举来攻的情报后,没有率部撤离南原,而是立即加强防御,组织人力在城外挖掘了一条护城河,并将仅有的三门大炮安置在了城门上方。 南原城建于平原之上,没有任何地利可以利用,只有困守孤城死战。 战事很快就打响,面对坚守的明军,日军在小西行长的指挥下开始攻城。 他们用火绳枪攻击守军,明军则同样用大炮和火铳反击。

杨元所部是骑兵,守城战使得骑兵优势无法发挥,从一开始,就陷入劣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原城守军不断阵亡,士气逐渐低落。 杨元果断派人向全州守将陈愚衷求救,但陈愚衷却按兵不动,然后率部直接逃走。

内无守兵,外无援军,南原成了绝地。 第四天,日军填埋了护城河,并使用攻城梯攻上了城墙。 杨元见大势已去,决定带着余下的明、朝军队突围。

但朝鲜方面拒绝突围,杨元便杀出南门,向汉阳方向逃去,随后日军攻进城中屠城。

最终,杨元杀出重围,三千五百兵只剩四十三人。 内中,就有王维栋。

当时他一路护卫杨元死战,身中数创仍咬牙坚持,用杨镐的话说,真真正正从死人堆里爬出。 南原之战后,日军长驱直入,攻破全州,威胁汉阳。 明军统帅麻贵被迫将各地守军召集到汉阳,这种局势直到后来稷山之战爆发后才得到转机。

浑身是血的杨元逃回来后,麻贵亲自接见了他,并对他说了一句话:“南原之败,非战之罪”。 然而,与此同时,麻贵在给兵部的文书中却建议兵部按军法将杨元处斩。

数月之后,杨元被押到辽阳,于众军之前斩首示众。 王维栋至今对此抱不平,他始终认为杨元是冤枉的,麻贵当初以军法杀他难以服众。

良臣也觉杨元死的可惜了。

三千五百人对五万人,杨元死战坚守,最后还从重重包围的日军中成功突出来,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一个英雄,了不起的大英雄!可这么一个大英雄却死在了自家统帅手里,怎么看,都是个悲剧。 杨元尽到了自己的职责,如果他想跑,一开始就能跑得无影无踪,再多的日军也休想截住他。

因为,杨元的部下清一色都是骑兵。

如果麻贵能给杨元戴罪立功的机会,或许,一颗崭新的将星此刻正如日中天。 正如当年的李如松一样。

无论是李如松还是杨元,二人但只活一个下来,关外的天,就不会变得那么快。 可是人已死,再多的惋惜又有什么用,再多的推演又有什么用!王维栋这条命是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也是杨镐捡回来的。

当年,若非杨镐及时搭救,王维栋也有可能被麻贵斩杀。

在麻贵眼中,凡败军,尽可杀。

非杀之,不足以严明军纪。 从军法条例上看,麻贵所为无可厚非。

但是,从人情,从事实,从结果来看,麻贵未免有些苛刻了。

这导致十二年过去,王维栋心中始终对麻贵恨意重重。 他不是恨麻贵也要杀自己,而是恨麻贵不问青红皂白杀了杨元。 南原至汉阳那一路,他看着多少好汉子倒在了日军刀下,他看着杨元这个从不落泪的铁血汉子跪在部下的尸体前痛哭,然后磕了几个响头后继续带着余下的人突围。 杨元行刑前,王维栋曾和一起逃出来的同袍去看过他。

他记得,杨元看到他们时,落寞的神情立刻变得高兴起来。 “只要你们还活着,我杨元死的就不冤。 ”杨元慷慨赴死,死时无比安详,因为,他给自己的部下留了点种子。 十二年过去,当年杨元拼死突围也要留下的种子一颗颗在发芽,这些种子的恨意却从未消逝。 王维栋恨麻贵。 所以,他无法接受老经略要向朝廷奏请麻贵来辽东,比他无法接受李如柏复起事实还要坚决。 杨镐知道爱将当年经历了什么,也清楚这桩恩怨不是自己三言两语能够化解的。

有些事,他也不能光顾这些老部下,调麻贵来辽东是一定的,因为,杨镐容不得土蛮之役出半点纰漏。

“你先去歇着吧,凡事要以大局为重。

麻帅的事你不要多想,听命令就是。 李家那边,你也要忍让,万不能因一时意气坏了大事。

”杨镐叹了口气,要王维栋回去歇息。 王维栋有些不甘,想力争几句,但见老经略表情也有些痛苦,终是忍了下来。 “大清,建州的事你做的不错,我已向朝廷为你请功了。 ”王维栋走后,杨镐问起了魏良臣在建州的事。

良臣一一说了,事无巨细,阿尔通阿病死的事也说了。

当然,虽然舒尔哈齐也死了,可他依旧没敢瓜尔佳氏的事说出来。

杨镐听的不住点头,尔后直接说道:“建州的事,眼下先丢一边,为师让你在沈阳稍侯,是有事要请你这舍人帮忙啊。 ”良臣注意到杨镐对自己的称呼是“舍人”而非是“学生”,顿时明白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了。

果然,杨镐提出让魏良臣回京之后,在皇帝面前为他年后出征土蛮的事情打伏笔。 如何打伏笔,那是良臣这个舍人的事了。 总之,杨镐希望一点,那就是他能得到皇帝的无条件支持和信任,包括奏请麻贵出关的事。

……经常开车,怕你们身体营养跟不上,所以给你们补点骨头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