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相信自己,这是成功的第一步

本站2019-07-20192人围观
简介 你出生时就身处,请不要。 因为你当时所处的也是你的。 能在之中忍受着分娩的生下你,本身已经比一般人得更多。 你现在正在着因为某种不可抗力例如等造成的难,也请不要。

相信自己,这是成功的第一步

  你出生时就身处,请不要。

因为你当时所处的也是你的。 能在之中忍受着分娩的生下你,本身已经比一般人得更多。   你现在正在着因为某种不可抗力例如等造成的难,也请不要。

因为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有。

而你陷入的那种并不只属于你,而是一个群体,甚至属于一代人。

  你现在正在着因为的某种而陷入难之中,还是请不要。 因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怕。 怕只怕两点:第一,不断地;第二,老是犯同样的。   请,在这个上,在我们的当中,有些我们是必须要尝的。

就像每个人在七八岁的时候都要经受很长牙痛的困扰。

因为要换牙,因为要。   难的出现,可以毁了一个人,也可以造就一个人。

难可以让一个人起来,就像七八岁时的牙痛,虽然让人有些难以忍受,但最终换来的是即将进入期的的笑脸。

  所以,即使我们不难,但是,已经降临的难,我们也。 我们没有的出身,但是,能够靠双手的;我们可能没有让没有,但是,我们完全能够好的态;我们不可能不,只要敢于并及时改正,并且注意不在同一个地方第二次。

  就像以前几乎没有人会一个又聋又瞎的人不仅能,能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五种文字,成为一位杰出的作家一样,伦·凯勒的出现打碎了他们的观点。 伦告诉我们,在某些情况下,当你生就有难的时候,那么做的就是它,然后战胜它这既然是不得不尝的,那么就要让它的负面降到最低,甚至在下让负面变成正面,让变成。 只要和,就算难再多,也不用,因为在一个的人面前,难都会成为纸,在你的炙烤下燃烧,成为一堆灰烬,在轻风吹拂下散在空气里,变得无影无踪。 只要意志,就算前面有挡路也不用,因为的态会引来的天使,用之光来帮你扫除道的障碍。   伦·凯勒的身世让我们不得不投去的:这位出生在亚拉巴州北部一个叫塔斯康比亚的小镇的女,很小的时候得了猩红热,从此瞎了,耳朵聋了,那时候她只有一岁零七个月大。 这可谓是非常深重的难,一般人很难遇到,而遇到后大都会难以。

但是,这种无法的,又盲又聋的事实,伦·凯勒不仅地活了下来,并且成为一个相当了不起的人物。

克·吐温这位美国的著名作家说过:19世纪有两个奇人,一个是,一个是伦·凯勒。

她的正好印证了默生这位被林肯总统称为美国的、美国文明之父的先生说过的话:能的人就会赢!能,便会攻无不克!  的确,难,我们不能够,而应该,地同难战斗。

卢梭说过:人要是惧怕、惧怕、惧怕不测的,那么他的中就只剩下二字。 换句话说,只有地、和不测的,你的才会是完整的。

否则就真的如卢梭所说,只剩下了。

因为细究的话,无论是谁,在他的轨迹中,都不可能缺少上述三类。

或者说,正是以上三类成为了最主要的组成部分,而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 因为能你是不是愉悦的,正是你。 所以在《我们的》这首诗中,美国女诗人威尔科克斯说:我们的是歌曲;写下之后,由我们把它谱成乐曲。 歌曲变得轻快,或是甜美,或是哀伤,都是我们的意愿。

难是里必然出现的,是你能不能,敢不敢跟难地。

伦·凯勒用的和不懈,把给的不好的谱成了的乐曲。 可能在她眼中,给她降下难并不是为了毁灭她。

她不能左右的意思,不能是否健全,但却能够通过战胜难来的。 会不会毁灭,权在她手里,她的了这一点。

  其实何止是她?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这种意识,谁都有身处难的时候,的是它们的不同会产生不一样的。

一个人能否的,就在于这一点。

很多人倒下去了,因为他们不住难。

他们以为才是的,但同时谁都,这种自始至终只存在于人类的想象中。 我们祝愿一个人,并不是他真的会如此,我们的重点是在祝愿的,而不是。

所以诸如写着的之类,放在桌子上很好看,但是谁都它根本就不实用。 上没有魔法,只要念个咒就能够呼风唤雨。 我们一个人,首先的就是我们的终究是有限的。 正因如此,谁都会在的中遇到矛盾,有时候甚至要只为而每天忙碌。

不过这就是,一个画家可能因为没而不得不到街头卖艺,他画的不再是想要的东西,而是想要的,因为要。

但是他不能有所,因为即使再,也不是他的。 很多人在做着不的的同时,一直的,因为他,是为了。

只有下来,才有谈。 所以难的时候,总是怀有态,坚信的能的人,终于了的。   ,这是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