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他比时光更撩人 坑深239米 薄总未免有些欺人太甚

本站2019-07-194人围观
简介 病房里好一会儿都没有人说话。 病床上的男人偏首看向窗外,清晨的阳光很好,不骄不燥,淡金色的光线沿着窗子射进来,在病床上投下一束暖色的光芒,连冷清的毫无人气的病房都仿佛被这束光芒照的温暖起

他比时光更撩人 坑深239米 薄总未免有些欺人太甚

病房里好一会儿都没有人说话。 病床上的男人偏首看向窗外,清晨的阳光很好,不骄不燥,淡金色的光线沿着窗子射进来,在病床上投下一束暖色的光芒,连冷清的毫无人气的病房都仿佛被这束光芒照的温暖起来。

她处心积虑嫁给他的目的,似乎已经昭然若揭。

因为李修弘觊觎她,老爷子虽是画界泰斗,但对上南城的地下大佬终究心有余而力不足。 南城整个地下组织一分为三,李修弘资历最老,活跃的时间也最长,加上那些似真似假的谣传,什么可能是唐朝后裔,又听说李家是李鸿章后代的旁支,总之家底雄厚,又蒙着一层神秘色彩,加上手段狠辣,一直是让人闻之色变的人物。

另一份便是薄暮沉和季绝,早年的时候从部队出来,混迹过一段时间的黑道,虽然资历不足,时间过短,但手段果决,也是让人生畏的后起之秀。 哪怕后来洗白,依然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还有一份便是南城南家,新一代当家人南则,为人低调,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听闻年少有为,在商场和黑道如鱼得水,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在南城消失了,但南家的影响力依然不可小觑。

如果真的是因为李修弘,那么慕晚茶想要用结婚寻求庇护便顺理成章了。

好一会儿,就在季绝以为薄暮沉不会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在安静的病房里低低淡淡的响了起来,“婚礼上散布照片的人呢?”“盯着呢,等大鱼出现再逮。

”“嗯。

”正事说完,两个同样惜字如金的大男人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于是季绝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休息吧,我一天一夜没睡了,回去补觉。 ”转身的时候想起了什么,于是侧着眼眸道,“昨天简浮笙让我处理照片的时候,我不太方便,所以到后来想去处理的时候已经有些困难了,加上后面明显有人在推波助澜,”说着他摊了摊手,“所以就成了今早你看到的样子了。 抱歉。 ”对于这个问题,薄暮沉也没有多余的话,清漠的嗓音汇成一个简单的字节,“嗯。

”季绝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浅色的眼眸都跟着眯了起来,薄唇扔出两个字,“走了。

”“嗯。 ”听到这个字的时候,连季绝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敢情今天他就只会说这一个字了?病房门关上,薄暮沉取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翻,然后拨了个电话出去。 连线接通,男人薄唇溢出两个字,“外公。

”听筒里似是寂静了两秒,随即老爷子厚重的嗓音淡淡道,“当不起薄总一声外公,薄总可以叫姜老。 ”薄暮沉的视线落在窗外,深邃的眼眸里情绪难辨,“抱歉,昨天的事应该给您一个交代。 ”“你该交代的人不是我,而是晚茶,”老爷子静了静,才接着道,“我家晚茶对不住你,我跟你道歉,但她是我捧在手里的明珠,薄总在婚礼当天放她鸽子,又抢了她的眼角膜,未免有些欺人太甚。 ”男人沉默片刻,依然是那两个字,“抱歉。

”他顿了顿,才尝试着解释道,“昨天出了些事,原本是打算事情结束继续婚礼的,但是后来,”后面的话,他一度有些说不出口,但又不能不说,“我不知道那是她的眼角膜,从来没有听说她的眼睛有问题。 ”老爷子唇里溢出一声冷笑,冷声道,“如果你把放在纤纤身上的心思放在晚茶身上,也不至于让她这般心如死灰。 ”“是我的错,后面的事我会处理,您不用担心。 ”老爷子没有说话,薄暮沉沉默几秒后尝试着问,“晚茶的眼睛……”老爷子冷哼一声,冷淡的答,“等她自己告诉你。 ”说完,也不管薄暮沉的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慕晚茶早上起来的时候,原本准备去剧组的,刚准备出门,唐知的电话就过来了,一接通便朝她开炮,“副导儿,我谢谢你这么给我炒热度,拜你所赐,我唐知当导演这么多年还没像这次一样被人堵的连剧组都进不了。 ”慕晚茶听着唐知一句接一句的炮轰,抿了抿唇,“对不起,唐导。 ”唐知冷着声音道,“这么弱,难怪要被人欺负。

”慕晚茶不知该说些什么。

唐知接着说,“你也就敢在我面前横。

这次怪我,剧组赶工,只让盛开一个人去,所以没人给你撑腰,下次我带着剧组百十号人全都去给你撑场子。

”慕晚茶无语了片刻,“……撑三婚的场子吗?”唐知,“……还能皮,看来一点事都没有。 今天全组放假,你不用来了。

”……原本清晨的时候慕晚茶的一系列消息让一群吃瓜群众感觉这就是高潮了,没想到一系列大V的力挺让人一度忍不住相信慕晚茶的人品。

先是拥有破千万粉丝的著名画家简浮笙,博名浮生姑娘,发了一条微博,“随性不代表没脾气,我从来没讲我是善良的那个,你们再编排我姐们儿,我跟你们没完。 ”然后是著名导演唐知,“我的副导儿,是那个任何时刻都尽职尽责跟在我身后,永远眉眼带笑,永远眉眼生花,你们别伤害她。

”接着是宁致,粉丝五千万之多,“这是我兄弟。

”然后配了一张很久之前跟慕晚茶在剧组的照片。

无论粉丝和地位都媲美宁致的盛开,“唯愿时光不再逼她,好姑娘永远衣襟带花。 ”无一例外的,这些人全都艾特了博名白茶与你,博名认证导演,慕晚茶无疑。

有人跑到这些大V的微博底下开启了一场口水战,简浮笙霸气回应,“我在偏袒自己朋友,别给我讲什么大道理,我聋了。 ”当然也有真爱粉,很是羡慕,不住的表示,“好想做你们身边那个眉眼带笑的好姑娘。 ”你们又以为这就是高潮了吗?并不是。

差不多九点左右,巅峰的官方微博曝出的一则不到十秒的视频直接将整个事件引爆,推至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