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宇文直为什么造反?浅谈背后的真正原因 – 半山散文吧

本站2019-07-0697人围观
简介 一、史书记载中宇文直造反的原因、经过、结果 1、宇文直之前是怎么到宇文邕阵营的 《周书宇文直传》: 【保定初,为雍州牧,寻进位柱国,转大司空,出为襄州总管。 天和中,陈湘州刺史

宇文直为什么造反?浅谈背后的真正原因 – 半山散文吧

  一、史书记载中宇文直造反的原因、经过、结果  1、宇文直之前是怎么到宇文邕阵营的  《周书宇文直传》:  【保定初,为雍州牧,寻进位柱国,转大司空,出为襄州总管。

天和中,陈湘州刺史华皎举州来附。 诏直督绥德公陆通、大将军田弘、权景宣、元定等兵赴援,与陈将淳于量、吴明彻等战于沌口。 直军不利,元定遂没江南。

直坐免官。 】  在宇文邕当傀儡皇帝的时候,宇文直一直是宇文护的亲信。

宇文直之前担任襄州总管,陈国韩子高被杀他的同伴华皎跑到后梁依附萧岿,陈顼派兵攻打萧岿,同时宇文护也派宇文直作为总指挥官与陈国交手,但是失败了。   随后,宇文直作为总指挥官对战败负责,被宇文护免官。

宇文直不满,遂投靠亲哥哥宇文邕阵营。

与宇文邕合力干掉宇文护,取得北周的实际控制权。   2、说说宇文邕和宇文直的关系:  虽然两个人是同母兄弟,但是宇文邕和宇文直的关系不是很亲近。

  宇文邕从小和宇文宪一起被送到原州由大臣李贤家抚养,【高祖及齐王宪之在襁褓也,以避忌,不利居宫中。

太祖令于贤家处之,六载乃还宫。

】(周书李贤传)。

可见宇文邕和宇文直从小没有生活在一起。 宇文直从小应该由叱奴太后抚养长大,而宇文邕没有在叱奴太后的身边。

因为从小没有在一起生活,自然感情就差一点。   在叱奴太后去世以后,宇文直跑到宇文宪家里看到宇文宪在太后丧期向往常一样吃肉喝酒,这种行为对宇文直来说,是一个告状的好机会。

因为以前在宇文护执政时期,宇文宪和宇文直同在宇文护手下工作,宇文宪比宇文直混的要好,官职也比宇文直要大(这和宇文宪的个人能力也有关系),但是引起宇文直的忌恨,在宇文护去世以后,他曾经劝宇文邕以“宇文护同党”的罪名判宇文宪死刑,但被宇文邕一口否决。

  宇文直这次认为抓到宇文宪的把柄可以告状了,殊不知宇文邕说了这么一句话:“吾与齐王异生,俱非正嫡,特为吾意,今袒括是同。

汝当愧之,何论得失。

汝亲太后之子,偏荷慈爱。 今但须自勖,无假说人。

”(周书宇文宪传)  “汝亲太后之子,偏荷慈爱。 今但须自勖,无假说人。 ”大意是:你是太后的亲生子,得到了她特别的慈爱,你只是应该勉励自己,不要评论别人。

这说明,宇文邕对于宇文直比他得到更多的母爱而表达的一种不满吧。   宇文直最先投靠的是宇文护,因为宇文护掌权而宇文邕无权,只是他在宇文护面前不吃香的时候才投靠宇文邕的。

周书记载宇文直【性浮诡,贪狠无赖】典型的墙头草的性格。 很难说他对于宇文邕这种傀儡的处境带有多少同情,但是他投靠宇文邕的目的就是【及沌口还,愠于免黜,又请帝除之,冀得其位】杀掉宇文护,然后借宇文邕之手得到宇文护的职位和相应的权力。   所以,宇文直投靠宇文邕是带有个人目的。   在随后的加功进爵的环节上,宇文邕和宇文直开始产生矛盾。   宇文直的目的就是在宇文护死后当上大冢宰,但是宇文邕把大冢宰一职给了宇文宪(虽然此时的大冢宰已经没有实权,宇文宪是“明升暗降”被架空了)  宇文直一看大冢宰已经有了人选,就琢磨当大司马,大司马主管军队有军权,也是一个美差。 但是宇文邕因为深知宇文直的性格,心想这么重要的职位怎么能交到宇文直的手里呢,一是宇文直的能力不行,二是宇文直就是为了权力而来,宇文邕也不能不防备宇文直以后要是有了军权会不会造反(事实上宇文直后来也造反了)。

大司马最后给了陆通,陆通死后又到了宇文招的手中。   最终,在宇文邕的劝说下,宇文直接受了大司徒一职。

但是大司徒毕竟比不上大冢宰和大司马,宇文直难免心里会有落差和不满。

  矛盾被激化源于两件事。   一件是:宇文邕看上宇文直的王府,把宇文直的王府给了太子当东宫。 宇文直很不满,在宇文宪陪他找房子的途中,宇文直气愤的说:“一身尚不自容,何论儿女!”表达了他对宇文邕霸占他的王府的不满。   另一件是:在宇文邕打猎的时候,宇文直在队伍里乱走而被宇文邕看到,宇文邕发火用鞭子当着众人的面抽打宇文直。

  宇文直先是为了职位不满,又是房子被宇文邕霸占,然后又挨了宇文邕的鞭子。

心里十分不好受。

  新仇添旧恨,宇文直决定反抗宇文邕,他走上一条不归路:造反!  其实这两件事,宇文邕也有一定的责任,霸占弟弟的房子差点让宇文直一家睡大街,又当众鞭打弟弟,这种行为不能说有多不好,但是宇文邕作为一个哥哥,这么对弟弟,换谁也无法忍受。   也许宇文直逆来顺受可能也不会走到造反这一步,偏偏宇文直性格使然,从小受到母亲的溺爱而不能受委屈,只有站到哥哥的对立面才能熄灭他心中的怒火。 我认为,宇文直造反一是他贪恋权力,为了权力而战,二是他不能容忍宇文邕这么对待他,然后头脑一发热,就造反了。

  3、经过和结果  宇文直趁着宇文邕到云阳宫不在皇宫的时期,起兵造反。

他想攻入皇宫,但是被当时在皇宫守卫的尉迟运和其他人给挡了下来。

  《周书尉迟运传》:三年,帝幸云阳宫,又令运以本官兼司武,与长孙览辅皇太子居守。 俄而卫刺王直作乱,率其党袭肃章门。 览惧,走行在所。

运时偶在门中,直兵奄至,不暇命左右,乃手自阖门。

直党与运争门,斫伤运手指,仅而得闭。

直既不得入,乃纵火烧门。

运惧火尽,直党得进,乃取宫中材木及床等以益火,更以膏油灌之,火势转炽。 久之,直不得进,乃退。

运率留守兵,因其退以击之,直大败而走。 是日微运,宫中已不守矣。   《隋书李询传》:建德三年,武帝幸云阳宫,拜司卫上士,委以留府事。

周卫王直作乱,焚肃章门,询于内益火,故贼不得入。 帝闻而善之,拜仪同三司,迁长安令。   宇文直进不了宫,又被尉迟运击败,就逃走了。

宇文邕听到消息派宇文宪和宇文招带兵捉拿宇文直。   《周书宇文宪传》:其秋,高祖幸云阳宫,遂寝疾。 卫王直于京师举兵反。

高祖召宪谓曰:卫王构逆,汝知之乎宪曰:臣初不知,今始奉诏。

直若逆天犯顺,此则自取灭亡。

高祖曰:汝即为前军,吾亦续发。 直寻败走。 高祖至京师,宪与赵王招俱入拜谢。

高祖曰:管蔡为戮,周公作辅,人心不同,有如其面。 但愧兄弟亲寻干戈,于我为不足耳。   他们带兵追宇文直一直追到荆州才把宇文直抓住,然后把他带回长安。

宇文邕把宇文直贬为庶人囚禁在别宫里。

宇文邕以为宇文直能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但是宇文直还是老样子,宇文邕觉得留着他是个后患,就连同宇文直的儿子们一起送他们上西天了。

  到此,宇文直造反就全部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