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七章

本站2019-06-04186人围观
简介 [原文]道常无为而无不为①。 候王若能守之②,万物将自化③。 化而欲作④,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⑤,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⑥。 不欲以静,全国将自定⑦。 [译文]道永远是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七章

[原文]道常无为而无不为①。 候王若能守之②,万物将自化③。

化而欲作④,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⑤,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⑥。

不欲以静,全国将自定⑦。 [译文]道永远是顺任自但是无所作为的,却又没有甚么工作不是它所作为的。

侯王假定能依照“道”的原则为政治平易近,万事万物就会自我化育、自生自灭而得以充实成长。

自生自长而产生贪欲时,我就要用“道”来镇住它。 用“道”的真朴来镇服它,就不会产生贪欲之心了,万事万物没有贪欲之心了,全国便自但是然到达不变、平宁太平。

[注释]1、无为而无不为:“无为”是指顺其自然,不妄为。 “无不为”是说没有一件事是它所不能为的。 2、守之:即守道。 之,指道。

3、自化:自我化育、自生自长。

4、欲:指贪欲。

5、无名之朴:“无名”指“道”。 “朴”形容“道”的真朴。 6、不欲:一本作“无欲”。

7、自定:一本作“自正”。

[引语]本章是《道德经》中“道经”的最后一章,老子把第一章提出的“道”的概念,落实到他理想的社会和政治——自然无为。

在老子看来,统治者能遵照“道”的法例来为政,顺任自然,不妄加干与,苍生们将会自由安适,自我成长。

在二十五章提到“道法自然”,自然是无为的,所以“道”也无为。 “静”、“朴”、“不欲”都是无为的内在。

统治者假定可以遵照“道”的法例为政,不风险苍生,不任性妄为,老苍生就不会滋长更多的贪欲,他们的生活就会自然、恬静。

[评析]“无为”的思惟在老子《道德经》中多次论述、注释。

本章开首第一句即是“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老子的道分歧于任何宗教的神,神是有意志的、有目的的,而“道”则长短人格化的,它缔造万物,但又不主宰万物,顺任自然万物的繁衍、成长、裁减、新生,所以“无为”现实上是不妄为、不强为。 这样做的功效,固然是无不为了。 第二句便引入人类社会,谈到“道”的法例在人类社会的运用。

老子依照自然界的“道常无为而无不为”,要求“侯王若能守之”,即在社会政治方面,也要依照“无为而无不为”的法例来实行,从而扶引出“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的结论。

老子认为,理想的执政者,只要固守“道”的原则,就会到达“全国将自定”这样的理想社会。 这里所说的“镇”,有人注释为“镇压”,并据此认为老子在这章的申明中露出了暴力镇压人平易近的面孔:谁要敢一闹事,那就要峻厉加以镇压。 这种注释,我们感应有悖于老子的原意,“镇压”应当是“镇服”、“镇静”,绝非是武力手段的“镇压”。 由此,我们也认为,老子其实不是代表奴隶主统治阶级的要求,而是从人类社会成长前进的角度斟酌问题,其实不是仅仅代表某一个阶级或阶级的益处和意愿。 这默示出老子心里深邃深厚的历史责任感。

因而这是前进的、积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