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隐龙志江逸飞郁水儿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本站2019-05-1544人围观
简介 隐龙志江逸飞郁水儿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经典小说《隐龙志》是释小沙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主角江逸飞郁水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郁水儿突然

隐龙志江逸飞郁水儿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经典小说《隐龙志》是释小沙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主角江逸飞郁水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郁水儿突然贴近江逸飞的面颊,吹气如兰道:“你的心是石头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融化?”江逸飞忍住狂乱的心跳,淡淡道:“我真想变成一颗石头,更想变成郎小豪,对了,这些年你都没有找到他吗?”郁水儿突然恶狠狠地...推荐指数:《隐龙志》第10章乱世情缘3免费试读郁水儿突然贴近江逸飞的面颊,吹气如兰道:“你的心是石头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融化?”江逸飞忍住狂乱的心跳,淡淡道:“我真想变成一颗石头,更想变成郎小豪,对了,这些年你都没有找到他吗?”郁水儿突然恶狠狠地推开江逸飞,哼了一声道:“郎小豪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还硬。

这几年来,我不停地听说一些武林中人莫名其妙地被一个黑衣剑侠郎小豪杀死,那些武林中人全都是我以前的相好,我以为这个郎小豪和我以前所爱的郎小豪同名同姓就没有在意,何况从前那个郎小豪早已死在悬崖下,而且他也不会有这么高的武功。

但是这阵子长安城又发生了十几起命案,有几个富家公子也曾跟我好过,所以我断定郎小豪现在一定在长安,就摆下这个我们曾玩过的阵法,不管我身上有多少的结,他始终会知道,只有发辫中的一根黑丝才是惟一的活结。

”江逸飞不禁唏嘘道:“真没想到,你们有这么多故事。 郎小豪还是很喜欢你的,而且十分在乎你,否则就不会把那些跟你好过的男人杀死。

可是既然他还喜欢你,也知道你的行踪,为什么不来和你见面呢?”郁水儿叹道:“他若想和我见面,早就见了,他一直不肯见我,是因为他一直在恨我,恨我已经不是一个好女孩了。 但是他又怎么知道我内心的痛苦呢,我这些年来沦落风尘,心里却一直很掂记他,但是我不想让自己活在伤心的回忆中,所以才不断地放纵自己,勾引男人,让他们尝尝钱财花光妻离子散的滋味。

后来我听说小豪还活着时,我就不再想和别的男人相好了,虽然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但想到十年前的他对我说过,他会永远保护我,就痛下决心从此不再出卖自己,不再和那些臭男人在一起。 ”江逸飞道:“原来你煞费苦心,布下这‘千花百鸟阵’,许下破阵者就能娶你为妻的承诺,都是为了引郎小豪出来呀。 ”郁水儿幽幽叹道:“不错,我摆下这‘千花百鸟阵’,就是想引他出来。 我们久不见面,就算现在在大街上碰到,也互相认不出来了。

八年前的他又瘦又小,风吹大点都能把他带上天空,不知他现在长得什么样。

刚才我见你居然能破‘千花百鸟阵’,长得也跟郎小豪有些相象,而且还不愿和我见面,就以为你是郎小豪,所以才会和你亲热的。 ”江逸飞笑叹道:“早知如此,我就假装自己是郎小豪好了。 ”郁水儿嗔笑道:“刚才我还以为你老实,看来你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江逸飞笑道:“正人君子太难做,整天要在脸上挂一副面具,卑鄙小人也难当,整天心里要想着如何算计别人,我不做正人君子也当不了卑鄙小人,想在墙上当风吹不动的墙头草,岂知道更是难上加难,哈哈……”郁水儿也咯咯笑了一阵,很快又低下头叹道:“要是有一天,小豪也在我身边跟我这样开心地聊天,那该有多好,我知道这些年来我亏欠他太多,只想从良后能和他一起,哪怕做一夜夫妻也行,我死而无憾。 ”她说这句话时坚定无比,蕴含无限深情,江逸飞不由为之感动。

突然窗外发出“喀吱”一声响,郁水儿喊了一声“谁?”便拿起短剑,推开窗户探头向外察看,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动。 江逸飞问:“怎么啦?”郁水儿回到江逸飞身旁,若有所思道:“是只小猫在捉老鼠。 ”江逸飞起身抱拳道:“原来如此,我还有些事,就不敢在这打扰你了。

后会有期,希望你早日能和郎小豪重归于好。 ”郁水儿突然又低头啜泣道:“你这么快就走呀,难道连你也嫌弃我,听我多说几句话也不行吗?”江逸飞呐呐道:“这,怎么会呢?我只是觉得在这里久了会有些不方便。 你也知道,要是把一只饿猫关在一个装满鱼的鱼篓里,又不准他吃鱼,那他很快不是变成疯猫就是变成疯狂猫了。

”郁水儿突然抬起头凝视江逸飞道:“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江逸飞哈哈笑道:“就算我有色心也没有色胆啊,郎小豪传说中那么厉害,我宁可当疯狂猫也不想当死猫。 ”郁水儿又哽咽道:“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不会喜欢我,因为我本来就是个坏女人。 ”江逸飞听完后,心中不由生起一股怜爱,忍不住在郁水儿身旁坐下,轻拍她柔弱的肩膀,安慰道:“怎么会呢,你是个很惹人爱怜的好姑娘。

相信有一天郎小豪会明白你的苦衷,把你从这里带走,一起双宿双飞的。

”郁水儿突然大喊道:“不要再提他了,也许我只是在执著年少时的梦想,也许是我一直在自作多情,他其实并不喜欢我。 既然你喜欢我,又破了我的‘千花百鸟阵’,我就做你的妻子吧,我现在就嫁给你!”不等江逸飞答应,郁水儿双臂已象水蛇一般紧紧揽住江逸飞的脖颈,双唇堵住江逸飞的嘴巴,疯狂地亲吻起来。 江逸飞本想回绝,却有口说不出话,想推开她,却觉得几杯芬芳馥郁的九九女儿香下肚后,手脚变得酥软无力,更兼对郁水儿倾国倾城的容貌也有些心醉,不禁变得情迷意乱起来,双手终于向郁水儿柔若无骨的腰身抚去。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突然破窗而入,一把利剑如毒蛇般直刺江逸飞。 江逸飞听那破窗声十分震耳,又见一把利剑刺来,正想拔出腰间的配刀格挡,却发觉腰刀已空空如也,原来刚才和郁水儿拥吻时早已不知丢在何处。

眼看这迅如电闪的一剑就要刺穿江逸飞的喉咙,郁水儿突然推开江逸飞挡在他身前,那支剑收势不及,竟刺在郁水儿的肩胛上。 江逸飞这才看清提剑的是个高瘦的黑衣少年,年纪在二十出头,相貌英挺,棱角分明,如同用刻刀划出般,透出一股冷酷的杀气。

郁水儿竟不理肩上流出的鲜血,痴痴地看着那黑衣少年道:“郎小豪,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我若不是用这种方式,你也不会出来,对吗?”那黑衣少年咬咬牙道:“我恨你!”郁水儿凄凄一笑道:“你恨我是因为你太爱我,太在乎我!你忘不了我,也忘不了你对我的承诺。 ”郎小豪吼道:“不,我忘了,我恨透你了,我要杀光所有碰过你的男人,然后再杀你!”他说完突然拔出郁水儿肩上的长剑,大叫一声跳出窗外,在黑夜里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