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一三十三章 坏消息·好消息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13人围观
简介 “罗大师,一甲子之后,【天阁】再启之时,还请再次光临战天城。 ”彭院首抱拳,恳请道。 阵殿的一众阵道强者也是抱拳,恳求胡三爷一甲子之后,再临战天城。 “现在说这些,言之过早。

第一三十三章 坏消息·好消息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罗大师,一甲子之后,【天阁】再启之时,还请再次光临战天城。 ”彭院首抱拳,恳请道。

阵殿的一众阵道强者也是抱拳,恳求胡三爷一甲子之后,再临战天城。

“现在说这些,言之过早。

巨变将至,你们战天城好自为之。 不是因此巨变,你们以为本座会是来这里么?”胡三爷语气很漠然,丢下这一句,便是与秦墨一起,飘然而去。 “丫的,你这老家伙,脏活累活都是本狐大人做的,你倒是装得像模像样。

”银澄很不忿,本来这番话,应该由它来说的,它早看战天城阵殿这帮家伙不顺眼了。

“有机会。 有机会。 ”胡三爷嘿嘿笑着,当即吹捧道:“凭银澄阁下的进步速度,以后阵道彻底大成,直接冲上战天城,将安家、阵殿拆了,不就好了?”“这倒也没错。 ”银澄嘀咕了一声,开始想象那时它大杀四方的情景。 秦墨则是摇了摇头,他没有心思计较这些,只想快一点进入【古穹塔】,冲击第七层。

距离“三宗大会”开启,只有不到四天,若能在四天之内,闯过【古穹塔】第七层,那就再好不过了。 ……深夜。 战天城,内城,安家。 大殿中,地上并排躺着四具尸体,每一具尸体的胸口都有一个字,合起来是——小惩大诫!死去的四人,乃是安家的外城护法,本来是负责跟踪胡三爷的踪迹,却是无声无息的被抹杀了。

此时,安家家主安岩宗脸色阴沉之极,大殿上一片寂静,气氛凝重之极。

在场数位安家长老的神情,也是极为难看,安家的外城护法极为精擅跟踪之术,并且,修为也是圣境的大高手,却是想不到,跟踪那一对师徒刚出战天城,就被无声无息的击杀了。 这并不是最震惊的地方,而是这四人的尸体,竟是出现在安家的宅院内,谁也不知是如何送回来的。 “‘古阵坛主’传人,罗坛!哼!”安岩宗怒哼一声,愤怒之极,这一次修复天城基石,安家可谓是损失惨重。 单是阵道材料,就损失了近百亿极品真元石的价值,更不要说,还被那对师徒勒索了许多重宝。

这样的损失,即使以安家的底蕴,也是有些承受不住,若是在以往,安家根本不可能答应。 可是,战天城各大势力的压力下,安家只能选择妥协。

然而,天城基石修复的消息传来,战天城各大派系欣喜之时,安家却是极为不安。

因为,安家的先辈与“古阵坛主”之间的恩怨,虽然不像与奕铭风那样不死不休,却也是无法化解的。 那对师徒越是强大,则是让整个安家越发忌惮,这样的敌人在世一天,都足以威胁到安家的安危。 “家主,‘三宗大会’即将召开,只能暂将‘古阵坛主’,奕铭风之事放到一边。

【三天域】的资源对我安家至关重要,不能因此分心啊……”一位安家长老劝说道。

“事分轻重缓急,本座分得清主次!”安岩宗平复怒意,徐徐开口。 正在这时——一个身影快步进殿,正是安家的管家,看到管家出现,大殿中的一群强者不禁皱了皱眉头。 上一次,就是安家管家的汇报,带来那对师徒的来历,之后安家被勒索了天价的宝物,损失惨重。

这一次,可别又带来什么不好的消息,同样的事情再来两三次,安家就算家大业大,也是吃不消的。

“家主,青莲山战营的秦墨,又一次前往【古穹塔】了。 ”安家管家躬身道。

闻言,在场众人神情则是一松,这虽然不是什么好消息,却也不是坏消息。 “唔。 奕老贼的弟子,要再一次闯塔?”安岩宗颔首,浮现一丝冷笑,“极之难度的【古穹塔】,这小子想要闯过第七层,至少也要一年以上。

哼!让他慢慢去闯。

”说着,安岩宗挥手:“没有其他事,就退下吧。

”安家管家躬身准备离开,忽然想起一事,笑道:“倒是有一个不错的消息,忘了汇报家主。

”随即,安家管家取出一封信函,递呈了上去。 “哦?绝都城尚家家主的感谢。

”安岩宗打开信函,眼睛一亮,“我安家弟子在南域,救了绝都城尚家的嫡孙?尚家家主要在‘三宗大会’上,亲自向我安家表示感谢?”大殿中,一众强者也是一愣,继而纷纷笑了起来。 这个消息,倒算是一个好消息,总算让安家一群强者缓了口气。

“我安家弟子果然出色,运气也不错。

在南域行动中,救了绝都城尚家的嫡孙,这是好事啊!”安岩宗微笑点头。 绝都城尚家,在这一天宗也是排得上前三的派系,与安家在战天城的地位相差无几。 若是能借此机会,与绝都城尚家联盟,安家在战天城的地位就会无比稳固。 随即,众人开始讨论,在“三宗大会”召开那天,该如何壮大声势,让外界明白,战天城安家与绝都城尚家的关系密切。

……与此同时。 战天城,【古穹塔】外,秦墨身形连闪,已是掠至古塔门前。 “这波动好奇异!是这座古塔散发出来的。

”脚步停驻,秦墨注视着这座古塔,上一次来此,他并没有看出古塔外观有任何异状。

这一次则不同,在他眼中,这座古塔不再寻常无奇,一圈圈奇异的波动扩散,笼罩着这片区域,与整座战天城息息相关,却又是一个独立的建筑。 【古穹塔】果然与【天阁】一样,是一开始就构筑在天城基石上,或许根本不是战天城的先辈们构筑的。 秦墨产生种种猜测,目光游移,将四周的景象映入眼底。 四周的一切,与此前并没有两样,但是,却又有着明显的不同,这种感觉很矛盾,却又如此鲜明。 “这就是圣者六识下,所看到的万物吗?”秦墨喃喃自语,“想要适应这种感觉,还需要一点时间。 ”与“耳闻如视”不同,圣者六识“看”到的东西,更加的直入本质,而前者则是能够洞悉“所看”的每一个方面。

这两种探查并不冲突,在跻身圣者境后,反而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使得秦墨的洞察力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

一切的所见、所触、所感,都是那么的新鲜,哪怕是同一件东西,也呈现一种截然不同的情景。

“时间也不早了。

闯塔吧。 ”秦墨推开塔门,身形模糊起来,直接被传送到上一次的地方。 ……第六层……依然是上一次消失的地方,周围一具鬼兽的尸体还在那里,散发着缕缕鬼气。 “竟是上次退出的地方?还以为会在不一样的地方,这具鬼兽的尸体还没消散?【古穹塔】难道也有器灵存在,控制着这一切?”秦墨环顾左右,不仅感到惊奇,随即屏息静气,圣者六识、【耳闻如视】全力展开,搜索四周的平原。 砰!一霎那,秦墨身躯震动,一股无形波动迅速扩散,他的身躯似乎一下子高大起来,不断的膨胀,如山岳一般巍峨。 这是圣者六识,【耳闻如视】双重作用的结果,秦墨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将方圆百里之内的区域,尽数纳入他的眼中,任何踪迹都无所遁形。